文林墨客:逆勢而上:中國要迅速適應在逆境中謀求發展進步

從中國共產黨百年的奮斗歷程看,“逆勢而上、化危為機”,是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中華民族團結奮斗的顯著特征。因為逆勢、逆境始終如影隨形,危機、危險始終相伴左右。其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人類進步力量還沒有強大到徹底鏟除全部反動勢力的程度、人類內聚的能量還沒有完全達到超越自然內涵的能量。因此,來自反動勢力的破壞搗亂不會停止、來自自然物種的侵害和自然能量的傷害也不會止步。新時代的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中華民族必須自始至終地適應逆境環境,善于利用危機帶來的機遇,在逆勢環境中謀求發展進步。舍此,沒有其它捷徑可走。

【本文為作者文林墨客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文林墨客:逆勢而上:中國要迅速適應在逆境中謀求發展進步

 

在新冠疫情突然襲擊我國的危機時刻,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果斷決策,以超快的速度從全國各地調集了4.26萬名醫護人員組成了340多支援鄂醫療隊,馳援武漢、馳援湖北。我們將其形容為“白衣執甲、逆行出征”。從那一刻起,就預示著我國已經開啟了“逆勢而上”,即在逆境中謀求發展進步的新征程。

這次疫情對我們來說意味著什么?何以暴露出這么多內外矛盾?為什么會形成如此嚴峻的“逆境局面”?我們應該如何認識當前出現的“逆勢形勢”?如何適應在“逆境環境”中謀求發展進步?如何做好“逆行出征”的長期思想準備和行動準備?所有這些問題,已經很現實地擺在了我們面前,我們已經沒有了任何退路。只有丟掉幻想,準備斗爭,這才是唯一正確的抉擇;只有放手一搏,才能在逆境中獲得新生。這就是“兩強相爭勇者勝”的道理,既簡單而又深刻。

其實,早在幾年前黨的十九大就給我們發出了預警。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告誡全黨:

【“實現偉大夢想,必須進行偉大斗爭。社會是在矛盾中前進的,有矛盾就會有斗爭。我們黨要團結帶領人民有效應對重大挑戰、抵御重大風險、克服重大阻力、解決重大矛盾,必須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任何貪圖享受、消極懈怠、回避矛盾的思想和行為都是錯誤的。”】

毛澤東主席經常告誡我們:

【“不打無準備之仗,不打無把握之仗,每戰都應力求有準備,力求在敵我條件對比下有勝利的把握。”】

這場由新冠疫情引發的重大斗爭,不僅涉及我國常態化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目標任務,而且涉及國際疫情防控合作、美國及其追隨者針對我國的各種挑釁。針對當前復雜嚴峻的國內外形勢和艱巨緊迫的目標任務,做好打持久戰的思想準備和行動準備,是我們繼續前進的當務之急和重中之重。

逆勢判斷:多種矛盾疊加的必然結果

 

何為逆勢?所謂逆勢,就是不利于發展進步的形勢。勢是由時間來表示的,勢的形成需要時間,勢的存在也需要時間、勢的發展演變更需要時間。無論是順境,還是逆境,都是如此。由有利于發展進步的好形勢向不利于發展進步的壞形勢轉變,我們稱之為逆轉。這種轉變是由多種矛盾共同作用的結果。

好的形勢是我們發展進步的助力,而壞的形勢則是我們發展進步的阻力。從主觀愿望出發,我們希望形勢會變得越來越好,以便促進我們的事業提速增效。但是,形勢的變化,往往是不以人們主觀意志為轉移的。在這種情況下,如何科學分析、準確判斷形勢,就成為了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

 

第一、形勢決定任務,亦決定成敗。對發展大勢的分析判斷,是我們確定發展任務、決定發展成敗的前提和關鍵。從這個意義上說,如何分析判斷形勢,對一個政黨、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生死存亡、盛衰成敗至關重要。

聰明智慧的中國人歷來目光遠大,善于觀大勢、定戰略、平天下。最有名的例證,莫過于千古絕案“隆中對”。諸葛亮“未出茅廬,已知三分天下”,靠的是他對天下大勢的分析判斷。當劉備求賢若渴,三顧茅廬,懇請諸葛亮出山輔佐自己成就霸業時,諸葛亮開始并未答應。作為戰略奇才的諸葛亮,只有在摸清了劉備的真實意圖以后,才肯將自己對天下大勢的精辟分析和盤托出。諸葛亮在精辟分析天下大勢后,為劉備成就霸業提出了“外結孫權、內修政理”的治國方略。按毛澤東主席的說法是:

【“諸葛亮在《隆中對》中所確定的戰略方針是‘東聯孫吳,北拒曹操’”?!?/blockquote>

經過實踐檢驗,早已證明諸葛亮對天下大勢的分析、所提出的治國方略,都是完全正確的。稱諸葛亮為中國古代著名戰略家是恰如其分的,也是名副其實的。

第二、毛澤東主席為中國共產黨形成善于分析判斷大勢的優良傳統首開先河。中國共產黨繼承了中華民族善于分析判斷天下大勢的優良傳統,并將其不斷發揚光大。在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上,善于分析判斷天下大勢,是由毛澤東主席首開先河的。

掌握了馬克思主義世界觀和方法論的毛澤東主席,尤以善于分析判斷形勢而著稱于世。在中國革命和建設的各個歷史時期,都留下了他分析判斷形勢的杰作。毛澤東主席不僅分析判斷國內政治、軍事形勢,而且分析判斷國際政治、軍事形勢,并在此基礎上,提出中國革命、建設的發展戰略。

中國共產黨在28年的民主革命過程中,是如何將“敵強我弱”的逆勢轉變為“我強敵弱”的順勢呢?這就需要我們黨的領袖根據不同時期的革命斗爭狀況,對形勢發展的重大變化作出科學分析和準確判斷,并以此為依據,提出確實可行的發展戰略和行動策略。這項重大使命,就歷史地落在了毛澤東主席的身上。分析判斷形勢,實質上就是分析矛盾運行狀況及其轉化條件。毛澤東主席是善于分析矛盾的高手,給我們留下了專門闡述矛盾問題的經典名著《矛盾論》。

在井岡山時期,紅軍和革命根據地都比較弱小,在強大的敵人反復圍剿面前,經常吃敗仗,黨內和軍內不免有些人產生了懷疑:提出紅旗到底能打多久的疑問。毛澤東主席在《中國的紅色政權為什么能夠存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等著作中,分析了中國政治經濟發展的不平衡狀況,由此造成了勞動階級與剝削階級之間的尖銳矛盾和統治階級內部各政治集團之間的尖銳矛盾。特別是統治階級內部為爭權奪利而進行的長期混戰,為中國紅色政權存在提供了必要條件。在此基礎上,他提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戰略思想,使革命力量逐漸發展壯大,走出了困境。在這個時期,毛澤東主席還在《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中精辟地分析了當時的軍事斗爭形勢,提出了“反圍剿”的軍事戰略。

在延安時期,日本帝國主義入侵中國后,出現了是降還是打、是速決戰還是持久戰的兩難選擇。毛澤東主席在《上海太原失陷以后,抗日戰爭的形勢和任務》、《論持久戰》等著作中,詳細分析了由于日本帝國主義的入侵使民族矛盾上升為主要矛盾,而國內的階級矛盾下降為次要矛盾的重大變化。在這種情況下,動員全國社會各界愛國力量和各民族人民,結成廣泛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共同抗擊日本侵略者,成為當務之急、重中之重。故此,毛澤東主席在全面分析了國內外形勢的基礎上,提出了“全面抗戰、持久抗戰”的戰略主張,寫出了《論持久戰》的千古名篇,為贏得抗日戰爭的勝利,提供了重要的思想指導和斗爭策略。

在西柏坡時期,毛澤東主席在《目前形勢和我們的任務》、《中國軍事形勢的重大變化》等著作中,科學分析了國共兩黨兩軍的斗爭形勢,作出戰爭雙方力量對比已經發生了根本變化的準確判斷,提出由戰略防御轉變為戰略進攻,進而提出“消滅蔣介石、解放全中國”的戰略決策,為贏得中國民主革命的徹底勝利,奪取全國政權,建立新中國,奠定了堅實可靠的基礎。

新中國成立以后,毛澤東主席更加重視對國內外形勢的分析判斷。在20世紀50年代,外有以美帝國主義為首的西方世界的戰爭挑釁和經濟封鎖,內有百廢待舉、百業待興的嚴峻局面,毛澤東主席科學分析了國內外形勢,提出了“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統一全國財政經濟”;“進行社會主義改造”等重大戰略決策,均取得了歷史性勝利。

20世紀60年代后期至70年代前期,面對蘇聯咄咄逼人的嚴峻局面,毛澤東主席精辟分析了美蘇兩個超級大國爭奪世界霸權的國際形勢,提出了“聯美抗蘇”的戰略主張,促使中美建立了大使級外交關系。毛澤東主席還根據國際力量對比的形勢變化,提出“三個世界劃分”的重大戰略思想,成為我國制定對外方針政策的理論依據。

第三、習近平總書記擔負起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背景下分析判斷國內外發展大勢的歷史使命。進入21世紀僅僅20年時間,中國和世界都發生了前所未有的巨大變化。習近平總書記將其稱之為“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在這個背景下,最大發展中國家的中國崛起在提速,其重要標志就是以驚人的速度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自2012年習近平擔任總書記以來,提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宏偉愿景和“兩個一百年”的戰略目標,凝聚起14億人民的磅礴力量,開啟了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新征程。經過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的團結奮斗,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都獲得了顯著提升。

最大發達國家的美國衰退在加速,其重要標志就是以震驚世界的方式突然爆發了“9.11”恐怖襲擊事件和2008年的金融危機。2016年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以來,提出“美國優先”的戰略方針,提出“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執政目標。特朗普在就職演說中有一個總的承諾:

【“我們會讓美國再次強大。我們會讓美國再次富有。我們會讓美國再次驕傲。我們會讓美國再次安全。”】

遠景是美好的,承諾是真實的。但是,落實是艱難的,操作是混亂的,效果是慘不忍睹的。我們可以用“事與愿違”來形容特朗普這三年多的執政實踐。

在國內,特朗普肆意否定前任政績,故意挑動兩黨爭斗;把主流媒體稱為“人民公敵”,公然同主流媒體互懟;多次痛批美聯儲加息是“瘋狂之舉”,是破壞美國經濟,揚言要把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撤職;堅持白人至上主義,挑動種族歧視、制造族群撕裂。

在國際上,特朗普到處挑動是非、制造動蕩、強取豪奪、亂中取利。特朗普政府憑借手中的霸權,動則制裁、動則威懾、動則恐嚇,已經嚴重傷害到了整個世界,成為名副其實的世界公敵,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壞事做盡的特朗普不可避免地把美國推入了衰落的深淵。

習近平總書記以其敏銳的思維、戰略的眼光、全球的視野迅速捕捉到國際形勢的重大變化,作出了當代人類社會正在經歷“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世界正處于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期”的重大戰略判斷。

進入2020年以來,短短幾個月的時間,整個世界就被新冠疫情搞得面目全非。各種矛盾競相暴露、各種思潮競相碰撞、各種力量競相博弈、各種事件競相爆發??芍^五花八門、精彩紛呈,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繚亂。這種狀況,對人類世界的和平發展絕不是一件好事。

只有透過現象看到本質的人,才能參透其中的密碼、發現其中的奧秘。種種跡象表明,新冠疫情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規模改變人類社會、改變國際秩序、改變力量組合、改變世界格局。習近平總書記以其敏銳的政治洞察力,已經感受到這種發展變化的逆境正在向我們迎頭襲來。他清醒地認識到:除了面對國內的各種困難和挑戰以外,“我們還要面對世界經濟深度衰退、國際貿易和投資大幅萎縮、國際金融市場動蕩、國際交往受限、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一些國家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盛行、地緣政治風險上升等不利局面,必須在一個更加不穩定不確定的世界中謀求我國發展。”這種嚴峻的逆境局面,需要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以時不待我的緊迫感、使命感和責任感,以更加頑強的意志、昂揚的斗志,“團結奮斗、逆勢而上”,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因此。我們必須確立在逆境中謀求發展進步的思想準備和行動準備,同不穩定不確定性因素打一場持久戰。

逆境奮斗:迎接更加復雜嚴峻考驗

 

何為逆境呢?所謂逆境,就是不順利的境況。境是由空間來表示的,它體現為一種存在狀態、一種周邊環境。有利于發展進步的好環境,我們稱之為順境;不利于發展進步的壞環境,我們稱之為逆境。我國現在就遇到了這種不順利的發展進步環境。這對我們黨和國家來說,將是又一場極為嚴峻的考驗。

進入2020年以來,我們為什么會遭遇不順利的發展進步環境呢?概括起來,大體是由這樣四種主要因素造成的:

第一、是由新冠疫情突然爆發造成的。新冠疫情爆發以后,中國依托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依靠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依靠全國人民的堅定支持,很快控制住了疫情,取得了抗擊新冠疫情的重大戰略成果,進入了“外防輸入、內防防彈”的新階段。

人們曾經認為,“外防輸入、內防防彈”很簡單:只要把住了國門,外防輸入就可以輕松解決;只要采取常態化防控措施,內防防彈就可以完事大吉。但是,事實并非如此。前段時間發生在東北的輸入性疫情、最近在北京新發地批發市場出現的反彈疫情,都表明在國際交流如此緊密、人員往來與貨物貿易如此頻繁的的情況下,疫情防控這根弦松不得。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中非團結抗疫特別峰會上的主旨講話中所指出的:

【“中國人民經過艱苦卓絕努力,付出巨大代價,控制住國內疫情,但仍面臨反彈壓力。”】

我們必須時刻保持清醒頭腦,認識到新冠病毒的變異性、傳播途徑的多樣性、無癥狀感染者傳播的危險性、特別是病毒存在的長期性,從而在常態化防控中采取超常規的、精細化的、機制性的措施,直到全球戰勝新冠疫情為止。從目前的情況看,全球戰勝新冠疫情不容樂觀,也許時間會拖得很長。對此,我們必須有打持久戰的思想準備和行動準備。習近平總書記堅定地認為:經過世界各國人民的合作抗疫,“人類終將戰勝疫情”。這是必然的、不容置疑的。對此,我們應該充滿信心。

第二、是由境內外民族分裂勢力破壞造成的。在新冠疫情爆發期間,我國的民族分裂勢力并沒有就此偃旗息鼓,反而更加猖狂、更加肆無忌憚。臺灣民進黨與國際反華勢力相互勾結,積極策劃“以疫謀獨”的陰謀詭計:抱美國大腿,允許美軍機飛臨臺灣領空,購買美國武器裝備,試射導彈,“以武拒統”;暗中資助港獨勢力,破壞“一國兩制”事業;壓制主統力量,削弱競爭對手,制造臺獨恐怖氛圍。

自“修例風波”以來,港獨勢力在國外反華勢力的支持下,持續不斷制造暴亂事件,公然挑戰“一國兩制”底線,破壞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妄圖把香港從祖國分離出去,危害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在疫情爆發期間也沒有消停,特別是中央從國家層面提出制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以來,蓄謀勾結境外敵對勢力,阻止港版國安法的制定和實施,破壞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破壞“一國兩制”事業行穩致遠。

臺獨勢力和港獨勢力的破壞搗亂,國外反華勢力的參與攪局,加劇了緊張局勢。這種情況,不但牽扯了黨和國家的部分精力,而且使我國的發展進步環境更趨復雜。

 

第三、是由美國利用疫情污名、軍事打壓和涉中法案造成的。特朗普和白宮政府對中國爆發新冠疫情,幸災樂禍、落井下石。對美國新冠疫情大規模爆發,判斷錯誤、指揮混亂。面對嚴重后果,非但不在自身找原因,反而將疫情政治化、污名化,為推脫疫情防控不力責任,無所不用其極地甩鍋中國和世衛組織。

特朗普和白宮政府不是把主要精力用于國內疫情防控,而是利用軍事行動轉移國內注意力。隔三差五就派軍艦軍機到中國南海、東海、臺海秀肌肉、刷存在感、肆意挑釁。近日,美國海軍多艘軍艦、美國空軍多架戰機同時現身南海、東海海域。對中國的密集挑釁行動,嚴重侵犯中國主權和安全利益,人為增加地區安全風險。

此外,美國還通過國內法案,干涉中國內政。涉臺法案,為臺獨勢力吶喊助威,加劇臺海地區的緊張局勢,妄圖阻擋我國和平統一進程;涉港法案,為港獨勢力撐腰打氣,破壞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挑戰“一國兩制”底線;涉疆法案,否定中國反恐成果,挑撥中國民族關系。所有這些小動作,都是為中國的發展進步制造麻煩,為中國的領土完整、主權安全、統一事業設置障礙。

 

第四、是由不友好國家蓄意挑釁造成的。盡管我國“按照親誠惠容理念和與鄰為善、以鄰為伴周邊外交方針深化同周邊國家關系”,但并不是所有周邊國家都能接受,仍然有個別國家對中國崛起不服。印度就是最典型的一個,總想和我國比試高低,爭亞洲第一。他們在中印邊境沿線派駐大量軍隊,動不動就搞點動靜出來,故意挑釁中國紅線,制造緊張局勢。2017年,曾經在中印邊境洞朗地區與我國發生軍事對峙。今年,又在中印邊界加勒萬河谷地區挑起軍事沖突,造成雙方軍人傷亡。與此同時,印度國內掀起反華浪潮,抵制中國產品,切割印中關系,企圖使緊張局勢進一步升級。

不僅如此,印度還與巴基斯坦長期對峙,經常發生軍事沖突,甚至多次挑起戰爭。目前,又與尼泊爾發生領土爭端,與尼泊爾軍隊發生激烈交火??磥?,莫迪政府也在學美國特朗普政府轉移國內民眾的注意力,推脫“抗疫不力”的責任。結果是搞得焦頭爛額,三面樹敵、騎虎難下。

對于這些矛盾問題,回避是回避不了的。對于我們來說,沒有退路,勇敢面對,是唯一正確的選擇。作為有智慧、有謀略、有膽識、有能力的中國共產黨人,我們必須有清醒地認識,有足夠的應對措施,有高超的斗爭謀略。我們只有主動作為、科學抉擇、勇于擔當、迎難而上、攻堅克難,才能經受住逆境環境的考驗,始終立于不敗之地。

中華民族有一個顯著特點,叫作“永不服輸、永不言敗”,也叫作“愈挫愈勇”。意思是說,越是環境惡劣,越是遇遇挫折,越是能激發人的斗志、越是能勇敢面對、越是有責任擔當。在困難面前、在強敵面前,決不能退縮,決不能回避,更不能當逃兵,而是要有“越是艱險越向前”的大無畏精神?,F在,我們把它叫作“團結奮斗”精神。

毛澤東主席歷來強調敢于斗爭、敢于勝利。1949年8月,新中國成立前夕,他就預見到新中國成立以后,美國必然要封鎖我國。因此,在《別了,司徒雷登》中表達了中國人民不畏強暴、不懼困難的大無畏英雄氣概:

【“多少一點困難怕什么。封鎖吧,封鎖十年八年,中國的一切問題都解決了。中國人死都不怕,害怕困難嗎?老子說過:‘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在這里,毛澤東主席生動地詮釋了“愈挫愈勇”、“團結奮斗”民族精神。

中國共產黨人就是從多次失敗和挫折中不斷地跌倒爬起、勇于奮斗、拼搏頑強,才成就了今天的輝煌。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深刻指出:

【“九十六年來,為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使命,無論是弱小還是強大,無論是順境還是逆境,我們黨都初心不改、矢志不渝,團結帶領人民歷經千難萬險,付出巨大犧牲,敢于面對曲折,勇于修正錯誤,攻克了一個又一個看似不可攻克的難關,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彪炳史冊的人間奇跡。”】

在這種莊重的場合,他嚴肅要求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必須繼承我們黨在逆境中團結帶領人民“闖難關、創奇跡”的優良傳統,以“永不懈怠的精神狀態和一往無前的奮斗姿態”,為奪取人民幸福、國家強盛、民族復興偉業的新勝利,再動員、再出發,讓中國這艘巨輪劈波斬浪、揚帆遠航、駛向勝利彼岸。

 

逆行出征:義無反顧攻難關創奇跡

何為逆行?所謂逆行,就是朝著相反的方向行走。逆行是一種運行狀態,是由反作用力來推動的。逆行就要有阻力、有風險。從這個道理出發,要求我們在現實生活中,要有敢于向有風險的地方行進的膽略和勇氣,越是艱險越向前。這就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其實,中國共產黨百年歷史發展,就是這樣走過來的;看來,還將這樣走下去。

歷史是過去的現實,現實是未來的歷史。從歷史這面鏡子中,我們看到了一個不平靜的中國,也看到了一個不平靜的世界。從當前我國和世界的形勢發展看,未來的不穩定不確定因素還很多,注定我們還將在逆勢中行走、在逆境中打拼。

第一、新冠疫情至今還在威脅我國、肆虐全球,今后還存在著諸多不確定性因素。從中國和世界的歷史看,重大傳染性疾病和重大公共衛生事件,每隔數年就要爆發一次。今后還會爆發什么類型的重大傳染性疾病、什么性質的重大公共衛生事件,誰也說不準。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說的:這次由新冠疫情引發的“重大公共衛生突發事件對人類來說不會是最后一次。”

僅就百年來最為嚴重的新冠疫情,就足夠人類社會應對相當長一段時間了。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譚德塞6月22日在視頻會議上指出:新冠病毒大流行仍在加速,“我們知道,這種流行病不僅僅是一場健康危機,它還是一場經濟危機、社會危機,在許多國家甚至是一場政治危機。”他預測,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將會持續數十年。其主要原因就是,世界面臨的最大威脅不是病毒本身,而是“缺乏全球團結和全球領導”。如今的美國就是這種情形的生動寫照。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分析說:

【“美國正遭遇公共健康危機、經濟萎縮危機和種族不平等觸發的社會危機‘三連擊’。”】

加之美國破壞國際抗疫合作的種種表現,不就印證了譚德塞所預測的情形并非虛言??磥?,由新冠疫情引發的危機,是一場曠日持久的綜合性危機。

面對百年來最為嚴重的新冠疫情,我們決不能有任何僥幸心理、更不能有絲毫松懈情緒。對疫情防控決不能掉以輕心,要時刻緊繃疫情防控這根弦。必須清醒地認識到,雖然我國經過艱苦卓絕地努力,最先控制住了疫情,但是“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的任務仍然任重而道遠。

這次新冠疫情也暴露出我國在應對重大傳染性疾病和重大公共衛生事件方面仍然存在缺陷和短板。令人欣慰的是,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已經清醒地認識到這個問題,正在采取有效措施,建立起更加完備的疫情防控體系??梢韵胍?,前進道路上還將有許多診療難關、防控難關需要我們去闖蕩、去攻克。這是我們搞好經濟發展、推動社會進步的重要前提。

第二、新冠疫情給我國經濟造成嚴重傷害,給世界經濟造成深度重創,恢復和振興經濟還有很艱難的路要走。最近,世界銀行發布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表示,新冠大流行使全球經濟面臨二戰以來最嚴峻的衰退,將導致全球經濟在今年萎縮5.2%。根據這份報告,依賴全球貿易、旅游、商品出口和外部融資的國家受打擊最嚴重。我國也不例外,新冠疫情給我國經濟也造成了嚴重傷害。

從我國上半年的經濟發展狀況來看,新冠疫情對我國經濟發展的沖擊不能低估。從供求關系來看,新冠疫情的突然襲擊,強制隔離措施的實施,國際貿易的大幅萎縮,迫使許多企業處于停產半停產狀態,眾多中小微企業瀕臨破產倒閉邊緣,使得產品供給嚴重不足;人們被迫居家隔離,難以擴大消費活動,使得產品需求明顯萎縮。從財政收支來看,生產經營活動、消費行為、對外貿易、對外投資受限,必然使財政收入大幅減少;而應對新冠疫情,重振經濟活力,又需要大幅增加財政支出。這一減一增,就使得國家財政壓力空前加大。

中國兩會的勝利召開,標志著我國已經從以疫情防控為中心,轉移到以恢復發展為中心的軌道上來。這對我國來說,是一次具有重大戰略意義的轉折,激發了中國人民恢復秩序、謀求發展的內生動力。

雖然我國采取了許多積極有效的措施,在啟動經濟發展方面走在了世界前列,使經濟恢復到正常發展狀態,但是,并不等于我國經濟就沒有溝溝坎坎、就可以高枕無憂了。我們且不可以有沾沾自喜的僥幸心理。

2020年的政府工作報告為什么沒有規定具體的GDP指標,就是給我們自己留有余地。因為我們前進路上的不穩定不確定性因素實在是太多了。李克強總理在兩會結束之際會見記者時,說到了這樣的情況:

【“這次新冠肺炎疫情給世界經濟造成了嚴重的沖擊,可以說是史上罕見。最近不少主要國際組織都預測,今年全球經濟的增長是負3%,甚至更多。中國經濟已經深度融入世界經濟,不可能置身之外。所以今年我們沒有確定GDP增長的量化指標,這也是實事求是的。”】

所以,中國要擔負起雙重責任:一方面,集中財力保就業、保民生、保市場主體,為使經濟得以恢復并重新走上高質量發展的軌道創造新的內生動力;另一方面,保持中國經濟穩定、穩住經濟的基本盤,本身就是對世界的貢獻,為世界經濟恢復增長、實現發展作出積極貢獻。

第三、新冠疫情全球肆虐亂局,助推了國際反華浪潮愈演愈烈,我國必須打贏反華勢力圍攻阻擊戰。毛澤東主席在《丟掉幻想,準備斗爭》中告誡我們:

【“搗亂,失敗,再搗亂,再失敗,直至滅亡--這就是帝國主義和世界上一切反動派對待人民事業的邏輯,他們決不會違背這個邏輯的。這是一條馬克思主義的定律。我們說‘帝國主義是很兇惡的’,就是說它的本性是不能改變的,帝國主義分子決不肯放下屠刀,他們也決不能成佛,直至他們的滅亡。”】

趁著新冠疫情造成的全球亂局,國內外敵對勢力蠢蠢欲動,不斷在煽動仇華情緒、制造反華輿論、掀起反華浪潮,且有愈演愈烈之勢。

我們要認清國內外敵對勢力破壞搗亂的本性,決不能指望這些死硬分子會“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他們抱有的仇恨情緒和陰暗心理,決定了他們對我國只能是越來越兇、下手越來越狠,絕不會有絲毫心慈手軟。今后他們必將有更多的反華陰謀出籠,我國必須做好隨時反擊作戰的思想準備和行動準備。

 

在應對敵對勢力破壞方面,我國已經采取了若干有理、有利、有節的斗爭策略,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效。對付臺獨勢力,我們采取軍事高壓手段。派軍艦軍機巡視臺灣周邊海域,震懾民進黨的臺獨動作;對付港獨實力,我們采取立法懲處手段。出臺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香港國家安全法的決定、迅速拿出港版國家安全法草案,交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懲治港獨行為。對付國外反華勢力,我們采取多種反制手段。對美國及其追隨者的政治圖謀,立場鮮明,據理揭穿他們的鬼把戲;對美國及其追隨者的軍事挑釁,嚴陣以待,該出手時就出手;對美國及其追隨者的輿論圍攻,針鋒相對,全力予以揭露和批駁;對美國及其追隨者的顛覆滲透,嚴厲打擊,斬斷伸向中國的黑手。

 

第四、美國為保住搖搖欲墜的世界霸主地位,必定瘋狂使用各種卑鄙手段破壞世界和平與發展事業,我們要團結聯合更多國家和國際組織予以有效應對。自二戰結束美國登上世界霸主地位以來,以美制、美元、美軍、美媒為依托,瘋狂掠奪世界財富、資源、人才,家底越來越厚、國力越來越強,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由此,美國也越來越狂妄,以世界老大自居,想整誰就整、誰想打誰就打誰,搞得整個世界不得安寧。

曾幾何時,這個不可一世的美國也有衰落之時。“9·11”恐怖襲擊,重創了美國權威;2008年金融危機,重創了美國經濟;全面貿易戰開打,重創了美國聯盟;新冠疫情超級流行和反種族歧視強大風暴,重創了美國綜合國力。經過20年的諸多重大事變,如今的美國,經濟面臨著嚴重衰退、社會面臨著嚴重撕裂、制度面臨著嚴重失靈,世界霸主地位岌岌可危,世界領導力喪失殆盡。

面對內外交困的美國資本統治集團及其代理人--特朗普總統和白宮政府,為了擺脫當前的困境,完全有可能采取軍事冒險和政治欺騙手段,轉移國內注意力,化解國內危機。所謂軍事冒險,就是發動戰爭;所謂政治欺騙,就是編造謊言煽動對外威脅,蒙騙國內民眾。從當前的情況看,美國及其追隨者破壞全球合作抗疫的種種行徑,就是他們政治欺騙的一種重要手段。說不定還會拿出什么陰損招術、邪門歪道,繼續欺騙美國民眾和世界人民。美國及其追隨者到處炫耀武力,正在醞釀新的戰爭陰謀,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開打。

美國資本統治集團為了維護他們的根本利益,什么樣的卑鄙事情都是可以干得出來的。正如毛澤東主席在《給阮友壽主席的賀電》中所指出的那樣:

【“一切反動勢力在他們行將滅亡的時候,總是要進行垂死掙扎的。他們必然要采取軍事冒險和政治欺騙的種種手段,來挽救自己的滅亡。”】

對此,我們必須保持高度警覺和實戰準備。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以來,我國積極主動肩負起世界大國應有的責任擔當。我國派出多支醫療專家組趕赴疫情嚴重國家、組織視頻會議交流救治和防控經驗、提供大量醫療和防控物資援助、倡導召開G20特別峰會、主持中非團結抗疫特別峰會、支持世衛組織發揮領導作用。我國已經把一切贊成、擁護、支持抗疫國際合作的國家、地區、國際組織聯合起來,結成了全球合作抗疫的統一戰線。我國已經成為事實上的全球抗疫行動的引領者,正在為打造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貢獻智慧和力量。

 

本文在開篇時提出:我們應該如何認識當前出現的“逆勢形勢”?如何適應在“逆境環境”中謀求發展進步?如何做好“逆行出征”的長期思想準備?對所有這些問題,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已經用理論和行動為我們做出了令人滿意的回答。

他們給出的總答案就是“化危為機”、“在危機中育新機,于變局中開新局”。習近平總書記在浙江考察時提出:

【“危和機總是同生并存的,克服了危即是機。隨著境外疫情加速擴散蔓延,國際經貿活動受到嚴重影響,我國經濟發展面臨新的挑戰,同時也給我國加快科技發展、推動產業優化升級帶來新的機遇”?!?/b>

習近平總書記在兩會期間同全國政協委員共商國是并回應經濟社會發展熱點問題時提出:

【“我們要科學分析形勢、把握發展大勢,堅持用全面、辯證、長遠的眼光看待當前的困難、風險、挑戰,積極引導全社會特別是各類市場主體增強信心,努力在危機中育新機、于變局中開新局。”】

在這兩段論述中,習近平總書記要求我們要學會用辯證思維方法分析判斷當前的形勢、科學認識當前的危機,善于利用危機帶來的機遇,開創我國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的新局面。這就要求我們要善于分析“逆勢形勢”,迅速適應“逆境環境”,勇于執甲“逆行出征”,盡快做到逆勢而上、化危為機、竭盡全力、團結奮斗,爭取完成今年經濟發展、社會進步的各項目標任務。

 

從中國共產黨百年的奮斗歷程看,逆勢而上、化危為機”,是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中華民族團結奮斗的顯著特征。因為逆勢、逆境始終如影隨形,危機、危險始終相伴左右。其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人類進步力量還沒有強大到徹底鏟除全部反動勢力的程度、人類內聚的能量還沒有完全達到超越自然內涵的能量。因此,來自反動勢力的破壞搗亂不會停止、來自自然物種的侵害和自然能量的傷害也不會止步。新時代的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中華民族必須自始至終地適應逆境環境,善于利用危機帶來的機遇,在逆勢環境中謀求發展進步。舍此,沒有其它捷徑可走。

(此文寫于2020年6月15~23日)

【文林墨客,察網專欄作家,齊齊哈爾市委黨校副校長?!?/span>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文林墨客:逆勢而上:中國要迅速適應在逆境中謀求發展進步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zorybux.com/theory/202006/584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