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光偉 | 唐詩宋詞與《資本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辯證法歷史道路的時代內涵

《資本論》具有文化譜系學?;诜椒ㄕ撐ㄎ镏髁x,中華唐詩宋詞所內蘊的行動主義(從主體和辯證法角度看待的“唯物主義”)以及主體結構的“文化原理”規定得以顯露。其一,它界定了思維學、邏輯學、知識論“上游”“中游”“下游”意義的統一;其二,它通過自身作為“文化器官”“思維器官”的規定,區別勞動過程的“詩意化”和“現實化”,確立發生學的方法論的基礎地位;其三,從“詩和遠方”“道·象·識”“合·統·分”諸層面界定了中華思維學的深層構境。于是在這個基礎上展開的唐詩宋詞與《資本論》的“對話”,實際上是通史研究意義的學科建設的內在需要。

提要

《資本論》具有文化譜系學?;诜椒ㄕ撐ㄎ镏髁x,中華唐詩宋詞所內蘊的行動主義(從主體和辯證法角度看待的“唯物主義”)以及主體結構的“文化原理”規定得以顯露。其一,它界定了思維學、邏輯學、知識論“上游”“中游”“下游”意義的統一;其二,它通過自身作為“文化器官”“思維器官”的規定,區別勞動過程的“詩意化”和“現實化”,確立發生學的方法論的基礎地位;其三,從“詩和遠方”“道·象·識”“合·統·分”諸層面界定了中華思維學的深層構境。于是在這個基礎上展開的唐詩宋詞與《資本論》的“對話”,實際上是通史研究意義的學科建設的內在需要?!顿Y本論》可依此視角建立為以“勞動過程=天人合一”為概念架構的研究路線:第一階段曰“繡幕芙蓉一笑開”(探究勞動過程與所有制);第二階段曰“斜偎寶鴨襯香腮”(探究勞動過程與價值形式);第三階段曰“眼波才動被人猜”(探究勞動過程與資本主義協作);第四階段曰“一面風情深有韻”(探究勞動過程與資本運動結構);第五階段曰“半箋嬌恨寄幽懷”(探究勞動過程與生產價格形式);第六階段曰“月移花影約重來”(探究勞動過程與資本認識形式)。

【原編者按:這次貼出文字是以下兩個鏈接的學術再接力。標題取自該文第五部分。實際上,這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辯證法研究的“提出問題”。原文論證思路是“唐詩宋詞”文化規定→“《資本論》研究”→中華思維學進展及知識應用考量→思維學、邏輯學、知識論三者統一的機理。“唐詩宋詞與《資本論》”具有系列作品,歡迎學術批判與交流。誠如文章所言:“我們不能否認馬克思主義方法論內在于從中華唐詩宋詞到《資本論》的道路,在本質上是一條方法論唯物主義建構之路,中國特色規定即醞釀其中,是為四個自信內在統一之方法論根據。”】

許光偉:唐詩宋詞與《資本論》_洞幽察微_察網

http://www.zorybux.com/theory/201911/52906.html

許光偉:《資本論》與天人合一_洞幽察微_察網

http://www.zorybux.com/theory/201912/53691.html

一、引言

《資本論》不獨為科學之構境,更為藝術之作品,乃由作品的藝術構境轉入科學構境。“唐詩宋詞”乃《資本論》所引之典及工作邏輯之內在憑借。其克服以下不足:如認為二者關系僅限于展開理論方法“對話”,是把創作詩詞的方法和唐詩宋詞理論與經濟學理論進行富有意義的嘗試性嫁接;再就是語言藝術層面“對接”,通常是把唐詩宋詞特有的語言和表達藝術同經濟范疇的方法予以結合,找到經濟學凝煉思想的方式、表達語言的方式,并賦予表現方式的多樣化。這些方面的思考無疑是必要的,但不是二者之間關系的最重要關切,從源流并舉的工作結合性看,尋找思維學統一規定,乃是真正目的所在。然則能夠實現對大文科意義的經濟學對象的完整書寫,極大豐滿對象規定的現實刻畫和歷史刻畫,達到科學性、藝術性之最高境界。因此,這是一學理性探究??茖W本來是一世界觀和方法論用語,馬克思主義昌明它的意義域其實是以“歷史”為科學、以“批判”(核心內容是求客觀)為科學、以“實踐”為科學、以“階級”為科學和以“文化”為科學,最后才可能落實到“以邏輯為科學”(如哲學、數學)和“以知識為科學”(如自然科學的各門學科)等具體概念,慢慢地,上述意義卻在不知不覺地褪去原色,要不約而同地變身為以“邏輯”為科學??茖W抽象法和科學物象法在這個運動中,分別從正反兩個方向扮演了推波助瀾的角色,發揮了各自的作用。該是清算“邏輯至上主義”時候了,因其除了帶來抽象的科學囈語之外,在理論的戰斗性和藝術性方面是了無所長,甚至是極有危害性的。

然則必須看到,基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意義觀察,《資本論》是繼承發展之作,是對歷史的繼承,對文化的發展;這項工作因而不能用某個狹隘學派的觀點去解讀,它始終沿著自己的道路盡情采擷人類文明的精華。作為“歷史文件”,《共產黨宣言》以系統完備的階級斗爭理論及實踐總結直接奠基了《資本論》的創作,但后者涵蓋的內容顯然不盡如此。我們需要從《紅樓夢》發掘“主體社會批判”,從《資本論》發掘“客體社會批判”,以辯證法的名義統一兩種分別不同的領導性工作規定。這意味著對《資本論》的學術保衛,必須做到守正而創新!

本文繼續完成中華思維學路徑的“由虛轉實”寫作任務,乃是“唐詩宋詞與《資本論》引論”(《社會科學動態》2019年第12期)的續文。唐詩宋詞與《資本論》“從建構到批判”路徑彰顯“歷史版-科學版”“文化版-批判版”《資本論》研究規定的兩位一體。同時,亦表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辯證法道路體現的是有歷史高度的唯物主義和辯證法的“時代結合”。

許光偉 | 唐詩宋詞與《資本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辯證法歷史道路的時代內涵

許光偉 | 唐詩宋詞與《資本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辯證法歷史道路的時代內涵

二、思維學、邏輯學、知識論的學理內涵——中華方法論特質及其工作機理

《資本論》二版跋中,馬克思嚴格區分了研究方法和敘述方法,這通常引起持有解釋學路線的認識者對它的一種誤解。即認為《資本論》方法“從全體來看,是一步步從抽象上升為具體,是綜合,是按照現實社會的結構層次重新復制出現實社會機體”;“總的來說,是從商品出發推出了一個更為具體的概念——資本,運用的是由抽象上升到具體的方法。第二卷則繼續以資本這個范疇為出發點和基礎……得出‘社會總資本’這樣一個活生生的運動著的范疇,它比單個的純粹的資本更具體。這仍然是從抽象上升到具體。第三卷則考慮到資本主義社會生產的一切方面、一切聯系,圍繞社會總資本而產生的各種各樣具體復雜的日常所見的現象,展現出整個資本主義生產的現實的總過程。”“由此可見,《起源》的方法和《資本論》的方法‘在形式上’確實有所不同?!顿Y本論》的方法從全體上(從形式上)說是‘由抽象上升到具體’的綜合的方法,是‘說明的方法’,反之,《起源》的方法從全體上(‘形式上’)說是‘由具體到抽象’的分析的方法;是‘研究的方法’。”①【注1:鄧曉芒:《從〈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與〈資本論〉的比較看科學的方法論》,《江漢論壇》1980年第4期?!?/span>

責任自然不在馬克思本人。在沒有全部展示自己的草稿以及寫作根據和藍圖思路的情勢下,馬克思沒有理由讓自己的每一個用語成為一種通俗的知識讀物,而不帶有“幽遠的深意”。②

【注2:一種認識是,“《資本論》的出發點是商品……是歷史的、特定的……這種形式的特征……也應當被理解為是歷史的、特定的。”因而“起點范疇——例如,商品、價值、使用價值、抽象勞動以及具體勞動——只是后來隨著分析的展開才確實被證明是合理的”,“框架并沒有處于其對象之外”,即是說,“出發點不能建立在任何適合于一切歷史時代的命題基礎上,所以只能根據它的展開過程而順其自然地……將其提出來,隨著邏輯的展開,每一個連續展開的瞬間反過來證明了它之前的瞬間的合理性。”另一種認識是,馬克思“有必要聲明研究方法和敘述方法的不同”,“盡管闡述可以從一般開始,從普遍形式轉移到歷史規定的形式……而研究則必須從直接的現實開始……從個別上升到一般。”從而,“在對待現實在思維中的再現時,馬克思沒有只借助于歷史方法,他還運用了抽象,承認抽象在構建知識的道路時有其價值。”參見默斯托:《馬克思的〈大綱〉——〈政治經濟學批判大綱〉150年》,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6年版,第60-61、180-181頁?!?/span>

吾道一以貫之?!顿Y本論》以勞動過程一以貫之,這就是馬克思說的,“達爾文注意到自然工藝史……社會人的生產器官的形成史……不是更容易寫出來嗎……工藝學揭示出人對自然的能動關系……(而)宗教史,都是非批判的。事實上,通過分析來尋找宗教幻象的世俗核心,比反過來從當時的現實生活關系中引出它的天國形式要容易得多。”③【注3:《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429、7-8頁?!?/span>

按照中國人的用語習慣,馬克思這里講的勞動過程概念正是體現“體用不二意義”的天人合一概念,即人類社會組織的“天人合一的物質器官”。中國人文學科在傳統上,事實上并不像張世英教授講的那樣,西方重“求知、愛智”,而中國“重道德修養”,所以將柏拉圖、朱熹、黑格爾進行哲學類比,諸如言“柏拉圖的‘理念’和黑格爾邏輯學的‘純概念’就是這樣一種被絕對化、神秘化了的客觀理性或客觀思維,朱子的‘理’也同樣是這種被絕對化、神秘化了的客觀理性或客觀思維”,是完全不適當的。④【注4:張世英:《朱熹和柏拉圖、黑格爾》,《北京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90年第6期?!?/span>

亦因此,進行中西“本體論比較”在某種意義上,就完全是語義的一個游戲,例如說中華本體論“是貴無論”,“與西方‘本體論’直接就是崇有論(存在論)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以至于“中國貴無論通向了一種無知、無欲、無為、無我的自然主義和虛無主義,西方的存在論卻包含著一種人為的能動創造的自由主義和人本主義(以及作為其異化形式的神本主義)”;富有啟發性的一點是,“中西本體論的差異從根本上看主要有兩點:一是在對語言的態度上,一方忽視語言而訴諸內心體驗(中國),另一方以語言作為建立和探討本體論的主要線索(西方);二是在對人的理解上,一方將人理解為憑自身內心的‘誠’即可放大為宇宙本體的天人合一體(中國),另一方則將人理解為須靠自己的能動作用與外物和他人達成一致才能實現自我的自由意志主體(西方)。”⑤【注5:鄧曉芒:《論中西本體論的差異》,《世界哲學》2004年第1期?!?/span>

須知在“知易行難”框架下,委實不需要什么“絕對的理念(或觀念)”統帥一切,委實不需要“概念先行”,在語言學上,它至少是這種情形:“存在論現象學認為,現象中沒有主客對立而是物我合一。這是由于存在的同一性規定的:我與世界的共在,不是客體性的,也不是主體性的而是主體間性的。”⑥【注6:楊春時:《美學方法論與先驗現象批判》,《中國美學研究》2014年第3輯?!?/span>

然則《資本論》的形態體制至少從外觀上看起來是“亦研究亦說明”的,而決不會呈現形式上的“單體特征”,體現為“由抽象上升到具體的綜合的方法”。這里面就有必要提出“天人合一意義的思維器官”問題。在文化學上,從對周易義理的弘揚特性來看,唐詩宋詞的出現決非偶然,這一“周易化的詩經”委實是對它的義理價值的最大歷史傳承,而作為了“天人合一的思維形式”之文化器官規定。⑦

【注7:唐詩宋詞的生發路徑是“行動→物質→精神(這里通常是思維取象發生的環節)→物質→行動”,所以物質聯系是隱在其內了,表現出來的是“行動上的聯系”;5個環節中,前兩個通常屬于“賦”的環節,中間通常是“比”的手法,后兩個通常又屬于“興”的環節。如杜甫的《望岳》詩在內容和形式上就是這樣的構造,它們分別是“岱宗夫如何”(修身行動)→“齊魯青未了”(齊家的胸懷、謀略,以物質喻)→“造化鐘神秀,陰陽割昏曉”(君子氣節之象,以泰山精神比擬)→“蕩胸生曾云,決眥入歸鳥”(治國的胸懷、謀略,以物質喻)→“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平天下行動)?!?/span>

這也恐怕是“興于詩,立于禮,成于樂”背后的方法論意義?!睹娬x序》中言:“詩理之先,同夫開辟,詩跡所用,隨運而移。”這種行動主義路線是“天人合一”植入勞動過程文明規劃的重要載體,使得勞動過程“合人道”和“合天道”。勞動過程不獨是物質聯系,同時也反映“行動上的聯系”,即主體的價值訴求。復以朱熹理學為例。朱熹是“道問學”(格物致知)和“尊德性”(格理致知)的統一論者;他講求實理實學,反對虛理虛學。“朱熹非常重視對自然社會所當然的規律的探討……特別對于自然界怪異現象的解釋,他都從事物本身或陰陽二氣的運動變化來解決,決不采取儒家傳統的‘天人感應’目的論。”然則“‘如麻麥稻粱,甚時種甚時收,地之肥,地之磽,厚薄不同,此宜植某物,亦皆有理。’‘目前事事物物,皆有至理。如一草一木,一禽一獸皆有理……’這種自然的道理,便是指自然界事物必然的、相對穩定的聯系,即規律,這里并沒有存在什么神秘主義。”⑧【注8:張立文:《朱熹評傳》,南京大學出版社2011年版,第149-150、373、379、387頁?!?/span>

等閑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如果說道學家在文與道關系上主張‘文以載道’,那么,在詩與理的關系上,便主張以理為詩。”⑨【注9:張立文:《朱熹評傳》,南京大學出版社2011年版,第149-150、373、379、387頁?!?/span>

朱熹主張文道合一、不離不雜,他的名言即是“文皆是從道中流出”。進而強調:詩理合一、詩教為要,所謂“詩道合一,其宗旨是‘詩教’。”⑩【注10:張立文:《朱熹評傳》,南京大學出版社2011年版,第149-150、373、379、387頁?!?/span>

朱子的學說歸根結底求的真境界是“天人合一”。換言之,朱熹理學是在天人關系的感召下來進行知識論探索的,它的線索是“天人合一→理(道和太極)→智慧和知識(道、德和倫理意義的知識)”。其中的“理”,不應被狹隘化為僅僅是一倫理道德范疇??梢哉f,“朱熹認識和把握了美的法則中一個極為重要的環節,那就是一切相互沖突因素、要素的和諧融合,都是一個凝聚和離散結構,即和諧融合的形成是沖突因素的凝聚,和諧融合的破壞是沖突因素的離散。”“朱熹美學邏輯結構是:從‘理’(‘道’‘善’)出發,通過‘美’(‘文’‘詩’),把倫理道德原則、規范或自然界合乎法則的現象和能給個體以精神愉快的感性形式、藝術表現融合起來,達到美與善、文與道、詩與理的沖突融合,這便是‘和合’的境界。簡言之,‘理’(‘道’‘善’)——‘美’(‘文’‘詩’)——‘和’。”{11}【注11:張立文:《朱熹評傳》,南京大學出版社2011年版,第149-150、373、379、387頁?!?/span>

這種統一思維學在結構上所追求的正是學科基礎的統一,因而亦必然是統一科學建構任務所內在需要的文明行動(規定)。

一句話,在文化原理上,唐詩宋詞是審美主義的純文學創作活動。在意指上,這個“純文學”概念直接溝通了和思維學的聯系。“純文學的特點是超越現實,揭示生存意義,具有形而上的傾向。”“審美層面主要體現在純文學上,其消遣娛樂性并不強,現實意義也沒有嚴肅文學強,但是體現了對生存意義的思考,具有較強的審美意義和價值。”然則“中國傳統美學不同于西方古代的摹仿說和近代的主體性美學,是具有主體間性的。中國文學理論強調情景交融、物我同一,提出了意境、意象等概念,形成了感興論。”{12}【注12:楊春時:《我的學術探索》,《學習與探索》2019年第8期?!?/span>

其實不僅主體之間,在主客體之間以及客體與客體之間,唐詩宋詞均詠唱一種“雙方互看的關系”,從而形成對“天人合一”直接呼應的對象性規定。{13}

【注13:可就主體間性舉例:“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v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北宋·蘇東坡)就客體與客體之間的關系的簡潔一例是:“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唐·王維)亦可就主客體關系舉例:“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頭,吳山點點愁。”“思悠悠,恨悠悠。恨到歸時方始休,月明人倚樓。”(唐·白居易)】

這或許是立在“賦比興”背后的唐詩宋詞傳承價值。相比西方,中國主體社會形成的更早,它揭開中華思維學這樣的過程:天人合一→勞動過程→對象思維學;以及反行程的思維學→詩學→美學。蓋因對象思維學乃“寫實”“寫意”藝術類型之統一:于是一方面是“勞動過程的天人合一(本質)化”,一方面是“美學的詩學本質化”,即統一了勞動過程的自然本質和生活本質,最終形成“道象識”意義的由上游出發而中游、而至達下游的知識定制與講述體式。

小結:所謂思維學與它的邏輯學和知識論的相統一,不外指歷史為體、發生學為用,而又以發生學為體,以科學抽象的邏輯方法為用,以科學的工作邏輯和方法為體,復以經濟數據和實例故事為其貫串,終至以一系列的社會經濟指標為用。以上提供了社會主義經濟形態通史研究路徑上的設想,這是中華思維學科的內在規定。所謂三者統一,指的是“寫實”(發生-結構)和“寫意”(結構-發生)在有機嵌入基礎上的工作統一。此乃藝術構境也,此乃科學構境也,此乃“用狀態的唯物史觀”也,內容和形式、體和用的內在接濟與規定上的傳遞終成政治經濟學歷史批判學說。

三、對《資本論》“人間詞話”的進一步考察:文本依據和思維學特性

唐詩宋詞探究文化原理,對象是“詩意的勞動過程”。相較而言,經濟學的對象則屬于“勞動過程的現實化”或“現實化的勞動過程”。{14}

【注14:當前正值以采擷本土材料為取向的“國家經濟學教材”建設的發動期,共產黨宣言+資本論,行動主義+唯物主義,這就是政治經濟學的革命轉變。至于唐詩宋詞以“詩意的勞動過程”為對象,則有諸多精彩的范例,不勝枚舉。如直接和勞動生產活動有關的《國風》有詩曰:“采采芣苢,薄言采之。采采芣苢,薄言有之。采采芣苢,薄言掇之。采采芣苢,薄言捋之。采采芣苢,薄言袺之。采采芣苢,薄言襭之。”(《國風·周南·芣苢》)《小雅》則曰:“誰謂爾無羊?三百維群。誰謂爾無牛?九十其犉。爾羊來思,其角濈濈。爾牛來思,其耳濕濕?;蚪涤诎?,或飲于池,或寢或訛。爾牧來思,何蓑何笠,或負其餱。三十維物,爾牲則具。爾牧來思,以薪以蒸,以雌以雄。爾羊來思,矜矜兢兢,不騫不崩。麾之以肱,畢來既升。牧人乃夢,眾維魚矣,旐維旟矣,大人占之;眾維魚矣,實維豐年;旐維旟矣,室家溱溱。”(《小雅·無羊》)詩經以降,有東晉陶淵明的“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唐代李白的“爐火照天地,紅星亂紫煙”、張志和的“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北宋王安石的“墻角數枝梅,凌寒獨自開”。其將勞動價值論寫意為“九張機”:曰“采桑陌上試春衣”,曰“行人立馬意遲遲”,曰“吳蠶已老燕雛飛”,曰“咿啞聲里暗顰眉”,曰“橫紋織就沈郎詩”,曰“行行都是?;▋?rdquo;,曰“鴛鴦織就又遲疑”,曰“回紋知是阿誰詩”,曰“雙花雙葉又雙枝”;其將勞動價值論寫實為“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昨日入城市,歸來淚滿巾,遍身羅綺者,不是養蠶人!”等等。大多數中國古籍是為封建王朝統治者服務的,真正說給人民的話少,這一點與《資本論》尚有不同。但詞牌《九張機》體系,分明是下層文人模仿民間詞的作品形態,體現了“章章寄恨,句句言情,恭對華筵,敢陳口號”的革命反抗精神,且多聯系了當時時代的生產方式和社會生活方式。因此可以說,這一道路是在唐宋時代成型,并已達到藝術的頂峰,其理論上的成果則由《資本論》所收割?!?/span>

《資本論》從批判角度對待“現實的勞動過程”,超越了理想和現實的對立,將它們統一起來;然則必須將“唐詩宋詞學”同時視為勞動過程的文化原理意義的“編碼過程”。而兩者的統一(歷史規定和它的文化規定),本身又是由天人合一來做總安排的。換言之,唐詩宋詞規定不過是“方法論的勞動過程”,而勞動過程則是“思維學的世界觀”,——物質器官和思維器官是借助它們彼此的合作來引導出理論,化生邏輯學和孵化知識論。然則必須將唐詩宋詞視作“天人合一思維形式”的在場,是《資本論》求“行動上的客觀”(工作規定)內在其中的思維工具。這里,我們遵循思維學頂層設計,用一首《浣溪沙》來具體詮釋唐詩宋詞與《資本論》在心路旅程上的內在契合性,其正好對應《資本論》創作的六個工作階段。{15}

【注15:前面介紹了唐詩宋詞的發生學的路徑。實際上,不僅《望岳》詩如此,李清照的詞又何嘗不是!這首《浣溪沙》內容是契合的,形式上則是這樣的路線設計:繡幕芙蓉一笑開(行動)→斜偎寶鴨襯香腮(物質)→眼波才動被人猜(行動);一面風情深有韻(物質)→半箋嬌恨寄幽懷(精神)→月移花影約重來(物質)。取象是一過程,即由“眼波”句始,到“半箋”句結束,“一面風情深有韻”反而處在象的中心位置,這是詞法與詩的不同。然則詩更加關注詩性內涵的理想表達,詞更具有現實兼顧性?!?/span>

《資本論》思維學研究不在于詩詞歌賦裝裱門面,乃是藝術造型?!顿Y本論》之藝術化結構雄辯地表明:辯證法不是由抽象命題組成,而是由一系列的體用工作關系所連綴而成,并且,始終處于實際用的狀態。絕句是寫意的——取“結構-發生”體式,律詩是寫實的——取“發生-結構”體式;于是由對象思維學出發,“寫意”又可看成為有機嵌入寫實進程的“內在結構”。從勞動過程和天人合一分則合之的工作機制看,天人合一是思維學的基因代碼,從而它的思維形式規定必然跟隨了勞動過程演歷的全過程。展開思路和思維學特性見下圖。

許光偉 | 唐詩宋詞與《資本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辯證法歷史道路的時代內涵

第一階段曰繡幕芙蓉一笑開,是馬克思首次從正面探索“勞動過程與所有制”階段,從馬克思任《萊茵報》主編到寫出《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止。在這思想形成的第一階段(1842-1845年),馬克思對勞動過程的研究是思維學意義的“寫實-寫意”體式,這個階段可謂“我報路長嗟日暮,學詩漫有驚人句”。它的主體內容是《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的寫作,得出結論:要將工作出發點植根“人類社會或社會的人類”,就必須認識到“全部社會生活在本質上是實踐的”,就必須杜絕“把理論引向神秘主義”。{16}【注16:《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56-57頁?!?/span>

“雖然馬克思這個時候還不能被看成為徹底的唯物主義者,但是他意識到對象在人類精神活動中的決定性作用,這已經顯示了他的思想的唯物主義傾向了。”可以說,“馬克思的對象性理論既是一種看待世界的思維模式,是一種對待世界的實踐觀,也是一種生存觀。”{17}【注17:楊廟平:《對象性理論:馬克思美學思想的哲學基石》,《學術論壇》2006年第1期?!?/span>

從而也正是在這一階段,馬克思確立“存在的秘密”就是對象規定,實現了政治經濟學批判意義的思維與對象的合一。對象化理論的初步成型,并且使馬克思具備“考察歷史活動中主體和客體的關系”的強大理論工具和思想方法,“真正把握二者之間真實的具體的相互依存、相互作用的雙向對象化關系,從而與在這一問題上的純客體主義和純主體主義區別開來。”{18}【注18:岳勇:《對象化理論與歷史主客體的辯證關系》,《內蒙古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00年第3期?!?/span>

其使得馬克思敢于進一步走出舊的唯物主義束縛,宣稱自己是“新唯物主義者”,因為新唯物主義的任務不局限于更好解釋世界,而是著眼改變現實的世界狀況??傮w而言,這是寫實啟動寫意階段的完成,表明馬克思的經濟研究開始走向“初步理論化”。

第二階段曰斜偎寶鴨襯香腮,是馬克思探索“勞動過程與價值形式”階段,從和恩格斯共同寫作《德意志意識形態》到寫成《〈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之前為止。第一個階段,從馬克思寫作的文本看,時間很是短促,因為它匯集了少年馬克思和青年馬克思的思想精華,是對“勞動過程與所有制”關系進行第一次的系統地大膽萃取,表明《資本論》創作動機的成行,根本源自他對勞動過程“整全概念”的把握。第二個階段是馬克思思想的長期潛伏期,時間的跨度大約是15個年頭數,從1845年開始可以算起,到1859年結束,“聞天語,殷勤問我歸何處”。為《資本論》寫的第一個序言,馬克思指出,“以貨幣形式為完成形態的價值形式,是極無內容和極其簡單的。然而,兩千多年來人類智慧對這種形式進行探討的努力,并未得到什么結果,而對更有內容和更復雜的形式的分析,卻至少已接近于成功。”{19} 【注19:《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429、7-8頁?!?/span>

馬克思的《1858年11月22日致拉薩爾》寫明了《資本論》的思想來源:“1.它是15年的即我一生的黃金時代的研究成果。2.這部著作第一次科學地表述了關于社會關系的重要觀點。”{20} 【注20:《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67頁?!?/span>

據之,“馬克思冒著風險提出了關于社會形態取決于它的經濟基礎——也就是說,取決于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統一性的觀念。階級斗爭就植根在這樣的基礎中,它造成了生產資料所有者和直接受剝削的工人的對立。”{21} 【注21:《哲學與政治:阿爾都塞讀本》,吉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237頁?!?/span>

在這個階段,勞動過程和所有制被馬克思作為“一而二、二而一”工作范疇規定予以對待。名,可名,非恒名,馬克思本人對他的方法論表達一直保持非常詩意的狀況,核心的內容是確保思維為真。思維學的地基開始和“生產一般”結合,以《導言》寫作為標志,馬克思這一時期創造了大量手稿,史稱“1857-1858年手稿群”。然則馬克思終于認定“認識的秘密”是研究對象(規定),客體社會批判(“客體批判”激發“主體批判”)的研究對象乃是“商品+勞動過程”批判路向中的資本一般建構??傊?,這是“寫實→寫意”自我構型,是寫意結構的內部意義的成長階段。

第三階段曰眼波才動被人猜,是馬克思探索“勞動過程與資本主義協作”階段,時間跨度在1859-1867年:成果形式是《資本論》第一卷。1867年是馬克思的結構思索意義的《資本論》創作的終止年,盡管文本寫作從來沒有停止過。從第三階段開始起,“寫實”重新開始轉向“寫意”,是一次再出發意義的藝術構型化。什么意思呢?這是就領導力量而言的。蓋因綜合和分析相較,分析是內容(規定);而敘述和研究本身相較,研究是內容(規定)。這促成《資本論》的史書工作規定。生產一般,即母子路徑中以“體”為主導的勞動過程文明規劃;相較而言,資本一般則是“用”規定主導的發展形態。{22}【注22:所謂思維學領導邏輯學的知識生產體制,即在于資本一般對生產一般的置身其中,從全體聯系與批判發展的角度對歷史形態進行深層構境,而有所謂:“千年道論,乘騏驥兮以馳騁。一路經行,煢煢獨立!歐亞分流,柔情佳期。凡鳥偏向末世來,晝夜毋停……建兮太一,主兮忽無,妙處觀恒。來吾道夫先路,不可逆兮直人評……到頭來,終滅泯。疏影橫斜,亙亙文明心。水流清淺,壯士暮年志。”】

馬克思習慣稱為“生產的一般規定在一定社會階段上對特殊生產形式的關系”,則有“剩余價值生產(簡單協作→分工和工場手工業→機器和大工業)→資本積累”這樣的安排體式。從詩性與剝削的歷史并存到異化與剝削的社會并存,最后歸結為對消滅剝削的“新詩性”的歷史渴望;個人本位于是被排除,行動主義和單純的唯物主義的生長規定相結合,資本本位的研究和敘述就能夠全面置身于勞動過程對生產方式的“歷史生成運動”。

第四階段曰一面風情深有韻,是馬克思探索“勞動過程與資本運動結構”階段,成果形式是《資本論》第二卷。第一至第三階段,是就馬克思《資本論》成型的思想發展線索而論的,其成果是寫意領導結構體式的形成,如商品章工作邏輯。第四至第六階段是寫意→寫實,毋寧說是對“寫意領導結構”思路的再強調,是“寫意的結構”于歷史寫實進程的全面貫徹。即“資本循環運動→資本周轉運動→資本主義簡單再生產結構→資本主義擴大再生產結構”是復述第一卷一般意義的勞動過程轉化為資本主義勞動過程的規定,是從運動條件和形式角度對上述思路進行“補述”“重述”。并且整體上,這是“寫意→寫實”自我構型意義的全面發展的階段。據考證,這些階段的文稿由馬克思集中寫于1863年8月至1865年12月,但著名的馬克思《1861-1863年經濟學手稿》亦有重要的貢獻。對第二卷而言,1877-1878年和1880-1881年間,馬克思分別寫下了被恩格斯稱為《資本論》第二卷“第六稿”“第七稿”“第八稿”的內容。第二卷對于馬克思的寫作而言,一直難度較高,它屬于“一面風情深有韻”,蓋因“這一冊的內容,幾乎只是對資本家階級內部發生的過程作了極其科學、非常精確的研究,沒有任何東西可供編造空泛的字眼和響亮的詞句。”{23}【注23:《馬克思恩格斯〈資本論〉書信集》,人民出版社1976年版,第421頁?!?/span>

馬克思一度想將其并入第一卷寫作,以使得關于“再生產”的闡述有血有肉。資本循環、資本周轉、簡單再生產、擴大再生產,這些運動條件一次次升級,提供驗證財產所有制歷史覆滅邏輯的絕好機會,從中揭示了階級斗爭以及經濟斗爭的資本主義步驟和進程。

第五階段曰半箋嬌恨寄幽懷,是馬克思探索“勞動過程與生產價格形式”階段,成果形式是《資本論》第三卷。資本主義競爭之興起→部門之間圍繞平均利潤率形成(一般利潤向平均利潤范疇轉化)的社會競爭→級差地租之競爭形式→絕對地租之競爭形式資本主義競爭之興起→部門之間圍繞平均利潤率形成的社會競爭→級差地租之競爭形式→絕對地租之競爭形式,并非說明勞動過程的不在場,恰恰凸現了它的“太極”規定。唐詩宋詞內在規定是“勞動”與“審美”。“美學不是感性學,而是使存在顯現的充實的現象學和本源的存在論。這就是說,美學是哲學的基本方法論,只有美學才能發現存在、確立存在的意義。美學是存在論的基礎,審美作為自由的生存方式,回歸存在,從而成為哲學論證的出發點。”{24}【注24:楊春時:《論美學是第一哲學》,《中山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4年第1期?!?/span>

于是到了第三卷,必須詢問勞動過程何處去了,“庭院深深深幾許”“亂紅飛過秋千去”,更有所謂“我心深深處,中有千千結”。它的等價命題是,《資本論》究竟是勞動的本體論,還是資本的本體論?“馬克思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孕育了勞動本體論思想……然而,在《資本論》的創作中,他開始了對勞動本體論的動搖……馬克思決不是在本體意義上探討的勞動……本體只能是資本,只有把握這一點,才能透徹理解《資本論》,才能真正探明資本主義的本質與邏輯。”{25}【注25:胡岳岷:《〈資本論〉中是勞動本體論嗎?》,《當代經濟研究》2017年第1期?!?/span>

這個論斷用在第三卷的立論上是再合適不過了??梢?,第三卷資本形式(諸種獨立資本社會形態)同勞動過程的關系,是對第二卷類似關系的一種復述與加強。但也有反對和補充意見:其一,“在考察‘資本的積累’這一部分,從資本流通到資本積累,再到資本主義社會再生產中的簡單再生產與擴大再生產,馬克思以勞動為本體的研究與創作思路是一以貫之的。”其二,“認為資本是主體這一觀點沒有錯,但是主體不能夠簡單地等同于本體。因為在資本背后有一個鮮活的勞動過程,同時閃耀著馬克思勞動本體論思想的科學真理的光芒。”{26}【注26:譚苑苑:《再談〈資本論〉的勞動本體論思想》,《當代經濟研究》2018年第1期?!?/span>

總之,在此階段正是通過運用思維學、邏輯學、知識論的統一思想,全面化的政治經濟學批判理論得以貫徹到底,從而批判是提煉知識的必由之途。鑒于此,政治經濟學的方法可確定為以“批判”為工作領銜的學科方法運用體系,作為歷史化的方法規定,發生學是其工作形式展開,科學抽象法則是其構建所有制知識體系的邏輯支撐。

第六階段曰月移花影約重來,是馬克思探索“勞動過程與資本認識形式”階段,成果形式是“剩余價值理論”(《資本論》第四卷)。須知從生產一般到勞動一般(從商品生產和商品交換到價值一般),爾后從生產一般到資本一般(即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從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到資本主義生產關系,再從資本主義生產關系到資本主義交換關系,本質上是全程化階段認識的逐步推進。這說明馬克思對資本是邊研究邊認識的,其中一以貫之的通史批判線索就是勞動過程。{27}

【注27:通史研究是政治經濟學批判的基本功。“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而有所謂:吳桂自成律,始皇深秦心,妙徼競類三秋雪,玄象處二月春!立在“商品-貨幣-資本”框架背后的規定是“商品+勞動過程”的歷史演繹,同樣對中華共同體經濟學而言,與“家單位+勞動過程”設施對應的必然是“家-集體-國”。這些理論框架統一了廣義剩余范疇:剩余產品、剩余價值及社會剩余。它開顯了共同體的兩個因素:社會和階級,以及所有制的兩個因素:身份和財產,又從通史的比較與綜合研究的角度恰當提出分別由勞動過程的兩因素(主體人和客體物)、生產方式的兩因素(生產力和生產關系)所領導的經濟形態的不同運行方式的問題,從文化上統一了它們。這是思維學、邏輯學、知識論統一的內在機理。于是,我們不能否認馬克思主義方法論內在于從中華唐詩宋詞到《資本論》的道路,在本質上是一條“方法論唯物主義”建構之路,中國特色規定即醞釀其中,是為“四個自信”內在統一之方法論根據?!?/span>

然則《保衛資本論》以歷史歸納筆法,演繹以資本形態及認識史的“判詞形式”;從第十一至十六章曰:“奇偶未奇,怪訝勿怪!對象作史……史海林路深冥幽玄,認識意何為……千年道論……一路經行……建兮太一,主兮忽無,妙處觀恒。來吾道夫先路……無為無不為,萬物得一以生……弄乎物,發乎志……經濟至要,返歸太圣;決勝暴殄,社會橫一……以資本心為心……行路難,歸去來,惡者以物對……天沃中山狼……會通旨意,志標雋史,客體批判終歸識……景象盡顯,個性淋漓,劫數千重……早尋歸期。”

【為饗讀者,此處附注:《保衛

政治經濟學批判涵容“主體側”和“客體側”。由主體性生政治經濟學批判的主體側,由客體性生政治經濟學批判的客體側;實踐規定性由“主體側”觀看“客體側”謂之曰“行動主義”,由“客體側”觀看“主體側”謂之曰“唯物主義”。“以古解古,以今解今,古今貫通,中外會通”意味著馬克思與中國的內在會通。它全面展示了行動主義和唯物主義的“歷史對話”。

小結:“詩之《三百篇》、《十九首》,詞之五代、北宋,皆無題也。非無題也,詩詞中之意,不能以題盡之也。自《花庵》、《草堂》每調立題,并古人無題之詞亦為之作題。如觀一幅佳山水,而即曰此某山某河,可乎?詩有題而詩亡,詞有題而詞亡。然中材之士,鮮能知此而自振拔者矣。”{28}【注28:《人間詞話》,哈爾濱出版社2006年版,第81頁?!?/span>

又之,“詩人對宇宙人生,須入乎其內,又須出乎其外。入乎其內,故能寫之。出乎其外,故能觀之。入乎其內,故有生氣。出乎其外,故有高致。”{29}【注29:《人間詞話》,哈爾濱出版社2006年版,第84頁?!?/span>

要之,“詞之為體,要眇宜修。能言詩之所不能言,而不能盡言詩之所能言。詩之境闊,詞之言長。”寥寥數語絕,各有能不能;“言氣質,言神韻,不如言境界。有境界,本也;氣質、神韻,末也。有境界而二者隨之矣。”{30}【注30:《人間詞話》,哈爾濱出版社2006年版,第105頁?!?/span>

故此,我們用李清照《浣溪沙》“格律意境”(詞牌與內容兩不相涉但彼此推動,意境則完全是易安居士的一個創造),演繹出《資本論》創作史上的“無韻的詩文”,終成敘事之境界也。然則“《楚辭》之體,非屈子之所創也?!稖胬恕?、《鳳兮》之歌已與三百篇異,然至屈子而最工。五、七之律始于齊梁而盛于唐,詞源于唐而大成于北宋。故最工之文學,非徒善創,亦且善因。”{31}【注31:《人間詞話》,哈爾濱出版社2006年版,第156頁?!?/span>

四、勞動過程的“詩意化”和“現實化”——發生學向科學抽象法的“轉化”

《資本論》執行的政治經濟學批判路線,立足勞動過程文明規劃的社會發展理論建構,因而一旦勞動過程構成發生移轉,資本的全部運作將被改寫,資本文明逐漸會被新的文明形態所取代。此外,勞動本體論和資本本體論命題之爭亦挑明了政治經濟學批判“本體論承諾”的特殊性,即執行“本體批判”。相對勞動的本體批判而言,資本的本體批判在性質上屬于“生產關系批判”和“客體批判”。而廣義的勞動的本體批判則要同時涉及到“生產力批判”和“主體批判”,因而對“勞動本體論”是亦批判亦建構的。“勞動本體論”或者說是在勞動哲學的層面上執行“本體論批判”,使本體價值從一種本體論承諾轉向另一種本體論承諾。盡管如此,我們仍然需要著眼于勞動美學的高度看待這一問題,即尋求對生產資料資本主義私人占有制的“勞動過程非法性”進行更廣泛的社會價值批判。從而,《資本論》引發的本體規定意義的批判是雙重的:一重是針對資本及其本體論邏輯的批判,即包括社會客觀批判和社會主觀批判;一重是針對哲學本體論本身引發的批判,即由資本本體轉向勞動本體的廣義社會主義批判。顯然,這是重建科學抽象法工作意蘊的歷史發生學的再研究和工作發掘。

馬克思以“批判”為武器介入資本主義社會、以“歷史”的方式洞察資本主義世界,力圖完成“實踐變革”。政治經濟學批判的主要旨歸是“發現新世界”;“《資本論》的最終旨歸還是在于確證自由王國出場的必然性及其通達之路。”{32}【注32:付文軍、胡岳岷:《資本之思、實踐變革與自由王國——〈資本論〉的革命話語論析》,《西北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6期?!?/span>

早在青年之際,馬克思即指出,“正是在改造對象世界中,人才真正地證明自己是類存在物。這種生產是人的能動的類生活。通過這種生產,自然界才表現為他的作品和他的現實。因此,勞動的對象是人的類生活的對象化:人不僅像在意識中那樣在精神上使自己二重化,而且能動地、現實地使自己二重化,從而在他所創造的世界中直觀自身。”{33}【注33:馬克思:《1843-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58頁?!?/span>

從異化勞動到剩余價值和資本積累,到勞動過程全領域和全要素的異化發生,“勞動不再是目的,而變成了手段。勞動過程不是人的本質的顯露,而是資本增殖的過程。”{34}【注34:胡岳岷:《〈資本論〉中是勞動本體論嗎?》,《當代經濟研究》2017年第1期?!?/span>

進一步,“數字資本”正成為繼產業資本、金融資本之后的第三種資本的社會樣態和控制形態:“這就是數字資本主義時代和一般數據下主體的命運,這不是主體對固定資本的重新占據,而是主體在更深層次上被異化,或許,我們在數字資本主義的前提下改寫馬克思的那句名言:‘在數字化生產條件占統治地位的社會中,整個社會生活表現為數據的巨大積聚。有生命的物質性的一切都離我們遠去,變成了一種數字化。’”{35}【注35:藍江:《數字異化與一般數據:數字資本主義批判序曲》,《山東社會科學》2017年第8期?!?/span>

“在政治經濟學批判的語境中,資本宰制是通過資本的人格化、資本的權力化、關系的異化和社會的同質化體現出來的。”然則“資本勢力已得到了充分滲透”,在現代條件下可以這么認為,“資本主義社會是資本邏輯得以成鋪開來的社會,這樣的世界就是資本全面宰制的世界。”{36}【注36:付文軍、胡岳岷:《資本之思、實踐變革與自由王國——〈資本論〉的革命話語論析》,《西北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6期?!?/span>

盡管如此,勞動過程的“體”沒變。勞動過程仍然是有關于天人合一的人類文明規劃,仍然統一協調著資本主義生產過程的兩個因素,從背后制約著它們的“物質上的聯系”的發展和“行動上的聯系”的發展。并且,資本主義勞動過程的整體發展始終是“體”“用”結合。它的物質器官一步步墮落,它的社會器官的發展受到了阻滯,但是,它的文化器官、思維器官永恒健康,充滿勃勃生機,富有挑戰力。即立在勞動過程背后的始終是天人合一的勞動過程文明規劃{37},在它前方,“自然的人化”(自然實踐或物質生產力{38})和“人的自然化”(人的文化生產)的無限發展的過程則向它招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人對自然的復歸的意義在于用審美的視角解讀現代性。

【注37:所謂:越出孤立“象”的局限,在視野上取之象外,進入對萬物之始規定“道”的觀照?!?/span>

【注38:自然實踐(包含科學實踐)同社會實踐相對,簡單的意思就是:自然界本質上是向人發展的,從而有為人所掌握的本性??傊?,“自然的人化”這個概念是說:大自然是一本越來越向人類打開的書。因此,仍舊不能將物質生產力同效率問題劃上等號的。從對個性和能力的彰顯到發動一切人對一切人的戰爭,再到一切人的虛幻,所謂效率問題,依然是對錯的問題,而不是真假的問題,更和美學無關!一句話,效率不應當作為發展的內在標準?!?/span>

這些都是“詩意的勞動過程”在進行文明編碼(體現“唐詩宋詞”在場性),有效防止“實踐烏托邦”。而對價值增殖過程而言,立于身后的規定也始終是天人合一規劃(人類生產永恒的目標應當是追求使用價值的生產目的),它的前方規定則是社會勞動從作為“局部勞動關系”發展向作為“自由聯合關系”發展進行轉化,最終實現向社會學和人類學并重意義的“人的全面發展”方向邁進。亦即在這里,必須強調“主體間性的真正實現不是在現實中,而只能是在精神的超越中、在審美的創造中。”{39}【注39:楊春時:《實踐烏托邦再批判——答張玉能先生》,《汕頭大學學報》2007年第4期?!?/span>

從道、象、識三合一的角度看,唐詩宋詞是寫萬有相通的,從而可以認定:馬克思的對象思維學是用“唐詩宋詞的內在結構”進行知識編碼的,所采用的基本模型表達技術(特別是語言文化上的表達模式)乃是“合·統·分”。

勞動過程的“詩意化”是對勞動過程“現實化”的一種高度上的制約、規劃與文明力量的感召、引導。中國共產黨十九屆四中全會釋放的強烈文化信號是“中國之治”,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是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植根中國大地、具有深厚中華文化根基、深得人民擁護的制度和治理體系,它同“五位一體”“四個自信”一樣,充分顯露了唐詩宋詞與《資本論》的內在融合性。這是批判的力量,亦是建設之目標,然則建設的力量正來自批判規定。故此《資本論》不是用科學抽象法直接構筑起來的知識體系,而是立足發生學的“內容轉化”,進行知識變革和轉化意義的概念生產,目標是求文明力量的革命崛起。所以無論在第二卷還是在第三卷,“勞動過程”均是沒有消失掉的,是作為背后規劃和引導性力量發揮作用的。{40}

【注40:資本外表上的形態構造其實建基于一個特殊的勞動過程的構成形式,即具有“主客二分”意味的“勞動力+勞動資料+勞動對象”構造。即需要注意:馬克思在講述勞動過程的簡單要素時,對于主體方面的描繪是“有目的”的活動或勞動本身,而非勞動力這個術語。所謂勞動本身,即勞動力的使用;從而,勞動過程的“主體”是狀態依存的。資本主義勞動過程是將“勞動力商品”設定為現實出發點的?!?/span>

然則“兩大部類”的設定依據正是循環和周轉的勞動過程的自然史,是對照了勞動過程構成形式和資本運動結構形式而進行“詩意般的體系設計”。同樣,由級差地租邁向絕對地租的生產價格形式的運動軌跡也從另外一個方向預示著變革的必然性。勞動過程是發生學的始基規定,也是批判和建設力量之源,經濟運動形式的全程發生學考量,本身即在表明任何一種特定形式的暫時規定,而必然成為勞動過程文明規劃的一個內在的推動力。從而,“詩意化”的勞動過程必然成為理想目標,引領現實勞動過程走出藩籬,尋求自由性發展之路。{41}

【注41:一旦勞動過程的主體狀態發生變化,那么勞動過程的構成就被改寫。按照共產主義理論的設定要求,《資本論》是期待一個“聯合狀態的勞動主體”狀況的到來,來接管資本主義的“有目的活動”,據此安排了“重建個人所有制”論述形式。而唐詩宋詞則執行“主客互看”的工作規定,其反對“天人大戰”,并且,所依托的“詩意的勞動過程”恰恰旨在探究大寫字母規定的“主體狀態”,思考它在行動內涵上的“意象”以及與“人化自然”意義有關的美學意境?!?/span>

總體看,這就是“詩意的勞動過程”在知識應用上的意義、道路和行動內涵,是“唐詩宋詞”(作為中華思維學之進展規定)仍具有新時代價值和強烈時代感召力的根據所在,是中華文化魂之所系、魄之所用。

小結:確實在方法論上,發生學是內容和體的規定,科學抽象法則屬于形式和用的規定。如以事物或概念的譜系而論,發生學是“從個別上升到一般”,科學抽象法是“從抽象上升到具體”,一者是“歷史的譜系”,一者是“邏輯的譜系”。沿著取象比類-分析綜合-抽象具體-歸納演繹之思維形式運動路徑,“歷史的譜系”必然向“邏輯的譜系”轉化,從而形成歷史對邏輯的內在制約性。然則科學抽象是隱身事物發生和生成運動的規定。所謂“轉化”,就不過是說發生學的每一步驟、階段和環節都可視作抽象規定與它的具體形式的結合和統一,形成總體思維形式和各個具體思維過程的內部映射與聯動的關系,——這一點使其和資產階級的解釋學、物象法根本不同。其轉化的結果按照概念內涵的本性而言,既建立現實具體對抽象的關系(按起源方向看),同時也建立歷史抽象對具體事物(表現形式)的關系(按發展方向看),所以最終獲得了“具體總體性(規定)”。

五、結論與展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辯證法歷史道路的時代內涵

萬里長城永不倒,為有活水源頭來,《資本論》詩性話語永遠激發后人前行,這鑄就學術宗旨:浴天地之雷,醒世人之目;九張詩重拾,勒古理論今。唐詩宋詞作為“詩意化勞動過程”規定,深度結構化了批判的方法論,使之實現“寫實”“寫意”以及“發生-結構”“結構-發生”在有機嵌入基礎上的工作統一。勞者勞格,乃是階級之格,階級本位就來自于歷史行進過程中的所有制。這是學習領會《資本論》時刻不能忘記的!道生之,德蓄之,物形之,勢成之;是以萬物莫不尊道而貴德;道之尊,德之貴,夫莫之命而常自然;故道生之,德蓄之,長之育之、亭之毒之、養之覆之。然則需要依據思維學、邏輯學、知識論統一機理,在和《資本論》深度對話中,尋找中華本土化的“辯證唯物主義與歷史唯物主義”,制訂辯證法建構與批判的策略。

可見方法論上的唯心主義,其突出表現即在于學科體系分裂及其基礎的缺失。馬克思批判資產階級古典政治經濟學的地方正是:缺乏的不是唯物主義的內容,乃是對待唯物主義工作內容的方式——如行動主義的方式,于是對形而上學的批判必須深入辯證法的歷史場域。馬克思主義研究最大的優勢就是不拘一格地占有材料,以一流的世界觀方法論整理好它們,既調查現實,又調查歷史,結合二者,找出規律。古代各民族典籍都有口口相傳的歷史和專業者各掌典籍代代傳承的歷史。在回家、回歷史、回中國的新時代語境中,“中國人的資格”應當作為學術研究所遵守的規范,我們需要由此出發并以此為尺度。歷史生產方式是內在貫通的,通過中華典籍和《資本論》的對話,在尋求勞動過程文明規劃的進程中,可杜絕任何離開政治經濟學批判的語義解釋學。中華主體革命是一種人復為人的過程,社會主義本質上是一種“新型勞動過程文明規劃”;由此經史子集勢必是中介,天人合一全面拒絕的是宗教問題,又和迷信主義作內部的斗爭。中西學術對話意義的學科體系建設即在于古今貫通、中外融匯和會通以及努力推動文理學科的新融合。

從天人合一的中華固有學科出發,這是一歷史漂流的船舶。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闌干,經濟學飽受解釋學之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是時代內涵的唯物辯證法的再出發,“中國特色”所彰顯者中國工作內容也。“回家”即是踏河流,深度會通民族歷史也!蓋因唐詩宋詞與《資本論》是立基行動主義和唯物主義辯證法結合的歷史路線考量,所以,它的文化表達即是一句話主題“回中國”,即是思維語言的合流入海、相而然也!亦表明在知識理解和應用上,中華需要走藝術性和科學性相結合的道路。然則,本位性的中華思想是“行動主義的早熟型”。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誰知林棲者,聞風坐相悅;欣欣此生意,自爾為佳節。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前進的道路使人愉悅,自會對“道是不會干涸的”理想感同身受,身體力行,從而蘭葉春葳蕤,桂華秋皎潔!此思維學的深層意蘊。{42}【注42:《中華思維學再研究——陰陽五行經濟系統論兼談新中國70年的方法論》,《湖北經濟學院學報》2019年第5期?!?/span>

中華共同體工作指向正是美學意義的勞動解放,并率先提出并實踐了這一工作規定:勞動的自然形式的解放通過不斷變革它的社會形式來達到!因此,當哲學家癡迷于用個別、特殊、一般的邏輯學概念進行純粹的智力游戲時,馬克思毅然揭起“從個別上升到一般”的行動旗幟;同樣,當人們還迷惑于資產階級政治經濟學原理、沉醉于探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是否合乎“資產階級原理一般”的規范并如何削足適履時,新時代社會主義學術號角已然吹響!亦因此,這絕對不是什么理念概念的先行,新時代的中華學術需要“文化自信的中國政治經濟學方法論”研究作品序列的橫空出世。勝日尋芳泗水濱,無邊光景一時新;不斷從經典著作中汲取智慧學,將有助社會主義研究取向的批判性思維和語言形成。該探索路徑有助于“勞動過程通史研究”(真正意義的體用辯證法的歷史作品)的最終成行;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我們期待“《資本論》與天人合一”的學術早日蔚成風氣!{43}【注43:《〈資本論〉與天人合一:關于勞動過程通史研究的若干問題》,《湖北經濟學院學報》2020年第1期?!?/span>

王國維言學術“必經過三種之境界”。曰第一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為中國經濟學的“道”:路漫漫其修遠兮)曰第二境界:“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為中國經濟學的“德”:吾將上下而求索)曰第三境界:“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此為中國經濟學的“道和德”:雄關漫道真如鐵)中華思維學的進展及創造性轉化系列研究,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科書體系建設裨益良多,增益甚大,因其從語言和思維上徹底打破了資產階級對歷史研究的刻意沉默。

只有詠讀經典,方可勇立潮頭。以歷史寫文化、以文化寫歷史,乃是對“方法論唯物主義”大寫化意義的工作錨定,因而文化其實“書寫當下的歷史”。要之,經典的對話“其作始也簡,其將畢也鉅”。然則需要認識到,《資本論》具有文化譜系學,追蹤它的蹤跡,有助于“新生代中國青年”文化的良好養成。{44}【注44:《〈資本論〉與天人合一:關于勞動過程通史研究的若干問題》,《湖北經濟學院學報》2020年第1期?!?/span>

在這當中,中華生產方式首先不宜以“小生產的小農視角”看待,姑且不論“中華小農”不小,中國城市史即涉及通代的、比較的、內外的、具體性的綜合研究,其內容顯然不是“西學范式”所能涵容的。其次,過于拘泥“文字記載的歷史”和“話語霸權下的歷史”,是容易犯“下定義的歷史研究”錯誤的。再次,經濟史在財產所有制的意義上可能是獨立的,在“勞動過程占有”的意義上則是非獨立狀況。這些是單靠哲思所無法解決的。青年們,我們傳民族精神,沖鋒在前!主體對抗邏輯建基于歷史客觀邏輯,又豈不聞“聞多素心人,詩奇可大觀”;《資本論》“九張機”,玉宇澄清萬里埃,圣手捧將如意來!唐詩宋詞中華道路的再崛起實際上正是“客體批判”的領導體制向“以主體批判為中心”的重歸,使經濟學教科書在“人間詞話”的意義上走入日常生活。歸根結底,我們期盼能夠盡快建立將知識的理解和運用歸結于主體自身的“現代中華學”,并依靠中國人自己的理解力,借助和通過對“中華道”的深度解讀,創造性地將“唯物辯證法規律”予以藝術形式的知識化,賦予藝術化的知識形態。

【許光偉,江西財經大學習近平經濟思想研究院特約研究員,經濟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目前從事馬克思主義經濟學方法論與社會主義歷史、理論文化研究。本文原名“唐詩宋詞與《資本論》:中華思維學進展及知識應用考量——思維學、邏輯學、知識論統一的機理問題”,載《社會科學動態》2020年第5期第13-23頁?!?/strong>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資本論 資本論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zorybux.com/theory/202005/578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