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三十年的產業紅利、計劃紅利和制度紅利成就了改革開放

90年代末以后,中國經濟20年高速、平穩發展就是以市場為基礎的計劃經濟體制和機制作用的結果。在決定中國經濟20年高速、平穩發展的計劃調節機制中,地方政府,根據中央的產業政策和經濟計劃,在央企國家隊的配合下,作為市場主體參與市場資源配置,自主經營城市,自主布局經濟建設,使得地方政府成為計劃體制、機制深入市場的眾多章魚觸手,使得全國的統一計劃調節可以根據各地的市場信號隨時調整,使整個經濟調節即符合市場,又合乎計劃,當然可以保持經濟長期、高速、穩定發展。

【本文是作者李東宏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前三十年的產業紅利、計劃紅利和制度紅利成就了改革開放

“在1950-1978年間,(我國)GDP的年均增速接近8%。如果從1950年一直算到1984年,GDP的年均增速則為8.09%”。[1]而“1979-2018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年均增長9.4%”[2]。是什么讓改革開放的成就超過前三十年?

引入市場,培育市場主體,都是對中國改革開放的貢獻,但這并不是中國改革開放成功的原因,因為所有國家的改革都會這么做,而中國奇跡只有一個。改開成功的原因有三個:第一、前三十年的產業紅利(兩個三十年的產業紅利在一個三十年里分);第二、前三十年計劃體制和機制的紅利;第三、前三十年的制度紅利??梢哉f,改開成功的原因是市場經濟基礎上前三十年的產業紅利、計劃紅利和制度紅利。

一、兩個三十年的產業紅利在一個三十年里分

前三十年是中國工業化時代,是個資本原始積累時代,后三十年是表現為城鎮化和城市化的現代化時代。邏輯上講,前三十年沒有分紅,后三十年分紅了,因而,可以得出結論,兩個三十年的產業紅利在一個三十年里分了,就是后三十年。這是后三十年GDP高的重要原因。

前三十年,中國工業化面臨著不具備基礎條件的難題,表現為,西方工業化的前提條件我們都不具備:第一、從西方經驗來看,工業化需要形成兩個市場,其中一個具有技術優勢,利用技術差距,向另一個輸出制成品,并從另一個輸入原材料。第二、西方國家內部需要完成資本原始積累。新中國進行了創新。

彌補第一個缺陷的是:中國城市——農村的二元模擬市場,這兩個模擬市場滿足了“一個具有技術優勢,利用技術差距,向另一個輸出制成品,并從另一個輸入原材料”的條件,表現為,城市向農村提供工業品,農村向城市輸送原材料和勞動力,國家沒有錢搞基本建設,在保障工業化建設的同時,靠農村集體化的勞動力聚集完成了江河湖海的治理、水庫等水利設施的修建和農村基礎設施的建設。

彌補第二個缺陷的是:前三十年全民積累,壓縮消費。方法是增加生產積累,壓縮消費,沒有資本的分紅,所以,避免了貧富分化,全民團結一致。但由于剪刀差的存在,農村比城市窮,這是勞動力價格的差別造成的。西方工業化的內部代價則是羊吃人運動、工人階級貧困等。這是資本剝削造成的。

彌補以上缺陷,還是不能工業化,因為工業化的機器設備和技術從哪里來?毛澤東打了兩仗,解決了這個問題:第一、抗美援朝,換取蘇聯投資中國工業化,就是價值50億美元的156個工業化項目。這是中國工業化的基礎。第二、珍寶島保衛戰,中美關系解凍,中國從西方引進43億美元的工業化項目,這是對中國工業化的錦上添花,意味著工業化的基本完成。西方工業化還有一個特征,就是對外戰爭和殖民,向世界轉移負外部性,代價是北美大陸原住民被滅絕,南美原住民被屠殺和殖民,非洲被奴役,亞洲被侵略。與之對應,中國則是通過兩場正義的衛國戰爭,贏得了工業化,改變了世界格局,向世界轉移正外部性。因此,這是新中國的第三大創新。

前三十年中國人口的城鎮化率一直保持在15%以下,從1950年的12%到1976年的15%,這是工業化要求的資本原始積累決定的。一旦原始積累完成,中國在80年代進入城鎮化時代,90年代又進入城市化時代。就這樣,前三十年工業化積累的產業紅利在第二個三十年里分配了。但是,站在產權的角度,我們是用改革開放的方式分配的。改革開放分配的主要是前三十年積累下的資本及資本收益部分,少部分是前三十年利用社會主義制度克扣的勞動者的部分工資。改革開放就是用市場的方式對其進行資本分配。改革是國內的市場化資本分配。

就改革來講,首先是78年農地承包,農民完成了對農業資產的市場化分配,前三十年農業積累的紅利被農民平均分配。其次、80年代國企改革和私營企業的興起,基本完成了對前三十年國有經濟紅利的分配,形成了國企和私人資本。90年代末,國有經濟的紅利基本被瓜分完畢。再次、地方政府參與市場分配,其中,土地出讓使得政府成為市場主體,以市場主體的身份經營城市。這樣,一定程度上,政府不自覺地代表社會整體與社會個體之間的交易,為市場的培育和發展奠定基礎。開放就是讓外國資本也來參加國內資源,包括前三十年紅利的分配,由于國企的競爭能力被國企改革削弱,大量的資源和紅利被外國資本和私人資本占有,導致了中國人窮,但是由于國家對市場的控制力并沒有被外國資本和私人資本掏空,外國資本和私人資本的利潤率極高,再加上地方政府通過土地出讓制度經營城市,導致中國市場能夠高效配置資源,引來了全球資本到中國淘金,使中國形成了全球最大的產業集群。目前,外國資本和私人資本投資中國的利潤率正在明顯降低,但仍然高于其它國家,當然,捆綁跨國公司的是中國在全球產業鏈中的地位。

在中國的產業規模和紅利滾雪球的過程中,最初中外資本收取的是中國國內的紅利,隨后又收割了來自亞非拉的紅利——中國租西方的知識產權,通過出口制成品到亞非拉市場這個轉租行為,賺取租金差,最后收割了來自歐美的紅利——政府代表社會整體與社會個體之間的交易以及不斷升級、擴大的產業集群,使得中國的產業集群不斷縮小與西方的科技差距,最終部分領域形成對西方的科技優勢,向西方收取知識產權費。當然,只要美元是世界貨幣,中國就必須接受美國發行綠紙,用中國的錢買中國的商品和優質資產,并控制發生在中國的世界紅利分配。因為人民銀行對綠紙背書并收購,作為外匯儲備,而美元外匯儲備的存量及其需求會隨著世界貿易的發展以及美國不斷制造事端擴大美元外匯儲備的需求而擴大,不需要兌換成美債以外的商品,所以,美國可以無代價地印出美元,并用美元計量、代表和控制全世界的財富。

改革開放的紅利就是前三十年工業化的紅利,經過政府對市場分配的參與,由中國紅利變成世界紅利,起因僅僅是兩個三十年的產業紅利在一個三十年里分。

二、前三十年的計劃經濟體制市場化成就了改革開放

條件比中國優越的印度,為什么改革開放了兩個三十年,沒有出現中國奇跡,而中國只改革開放了一個三十年就出現了?第三個三十年,中國會不會改革成印度?要答案嗎?這要看后三十年改革做對了什么。80、90年代中國是計劃經濟還是市場經濟?80年代肯定是計劃經濟,是開始市場化的計劃經濟,所以紅火,而且是前三十年紅火的延續。90年代中國要實行市場經濟,但是世界上主權國家的市場經濟已經不存在了,美歐日都不是,“市場經濟”是給美歐日外圍國家設計的經濟制度,滿足的是美歐日對外開拓的需求,而且實現市場經濟沒有十年八年是完不成的,所以中國90年代顯然也不是市場經濟。市場經濟的確侵入了中國經濟,給中國造成嚴重的問題,比如GDP大起大落、國企大潰敗、香港金融危機等。實際上,九十年代末,房改的發力、土地出讓制度、政府的國債投資、大規?;A設施建設以及大規模外資進入中國才導致中國經濟開始平穩、高速發展。這里面,房改的發力、土地出讓制度、政府的國債投資、大規?;A設施建設都是計劃體制的市場措施。

總之,80年代,中國是計劃經濟,90年代,中國經濟還是計劃經濟,而且經歷了舊的計劃體制被取消和新的計劃機制和體制被重啟,新舊計劃體制和機制完成了交接。這些計劃體制的市場措施,所以能夠推動中國經濟開始平穩、高速發展,是因為地方政府作為市場主體參與市場資源配置,使得國家的計劃體系在市場配置資源的基礎上實現,并且成為市場機制的組成部分。有了地方政府作為市場主體參與市場資源配置,才有地方政府經營城市、央企國家隊、產業政策和經濟計劃的結合:產業政策和經濟計劃代表中央的意志,央企國家隊是實施產業政策和經濟計劃的工具,地方政府,根據中央的產業政策和經濟計劃,在央企國家隊的配合下,作為市場主體參與市場資源配置,自主經營城市,自主布局經濟建設,既是在計劃的末端,利用市場對資源進行計劃性配置,也是市場的基礎,根據計劃對資源進行市場配置,這里的資源是附著在城市土地上一般性資源和財富,具有貨幣的性質。這是市場基礎上的計劃經濟。由于它的存在,才能實現投資拉動經濟高速發展,才能把超發的貨幣塞進房地產等虛擬經濟,M2都200萬億了,卻沒有通貨膨脹。這就是90年代末期以來20年高增長低通脹的奧秘。

中國的理論界一直對改開的成功經驗進行歪曲:

第一、農地承包,改革一開始就被歪曲。1978年的農地承包,其經驗被歪曲為落實生產經營責任制,實質上是用落后的經營形式實現了社員的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權。所以,包字進城,在國企改革中慘遭失敗,就是反證和反諷。其實,包產到戶,是兩個層次的改革:經營體制和機制上是落實生產經營責任制,生產關系上是落實集體經濟的成員權。其中,落實農民的成員權是農地承包取得成功的基礎和關鍵。生產關系層面決定經濟體制和經營機制層面。落實生產經營責任制,古已有之,不算改革。落實農民的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權才是新生事物,才是改革和創新,才讓包產到戶或者落實生產經營責任制成為改革。

包產到戶,還把農戶變成了集市場主體和計劃經濟的最小單元的經濟角色,使得農產品計劃生產觸角伸入了市場,農產品市場成了農產品計劃經濟乃至整個計劃經濟的腳,形成了市場基礎上的農產品計劃經濟:農戶的市場經營,形成農產品計劃經濟的市場經濟基礎,國家向農戶收購農產品形成市場基礎上的農產品計劃生產。這種穩定、高效的農業經濟體制和經營機制,是中國農業穩定、經濟穩定和社會穩定的基礎,是中國改革順利進行的根基。

但是,當時的改革可以采取更好的措施,如果把農戶換成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市場基礎上的農產品計劃經濟,效率會更高。至于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內部關系,村集體成員全體平均分紅并保留自留地和宅基地,把耕作擇優承包給部分成員,其他成員進城務工或者到村、鄉、縣、市或者省級集體創辦的集體企業勞動或者退出勞動即可。這樣,至少農產品加工業、畜牧業和建筑業等可以交給集體企業來做,高效、安全,沒有養豬難、食品安全問題。另外,集體企業是向村民分紅的,所以集體企業是自己創造需求側的供給側,可以克服現在私營企業規模太大,造成的有效需求不足和財富兩極分化問題。當然,最大的好處是,國家只要看看省級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年報,就能知道第二年的農產品供應情況并據之進行宏觀調控。

第二、城市、農村雙子星型以市場為基礎的計劃經濟是中國改革開放成功的基石,卻被歪曲為市場經濟體制保障了中國經濟高速發展

農地承包,外加鄉鎮企業的發展,構成農村計劃經濟市場化,性質上是第一次農業供給側改革。它推動了城市計劃經濟的改革。當然,國企改革,由于拒絕落實全民所有,要求在隱去所有人的前提下進行國企改革,所以一直是失敗的。真正的改革,前提就是確定所有權人,然后根據產權的性質等進行組織形式的改革和建設。國企改革,一開始就把主人改沒了,怎么可能成功?然后,我們的價格闖關也失敗了,但是有農村改革的支撐,而且及時治理整頓,中國經濟的發展得到了保障。隨后,小平南巡,改開一哄而上,惡性通貨膨脹來襲,CPI最高達到24.1%。在,農村經濟穩定發展,外需和內需雙茂盛,1995年中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紡織品出口國的條件下,經濟出現了巨大波動。88年的價格闖關失敗、治理整頓和90年代確立市場經濟基礎地位引起巨幅通貨膨脹說明,市場不能有效配置資源。1998年香港金融危機,外貿形勢嚴峻,這時,中國通過發行國債進行西部大開發等大規?;A設施建設,再一次把經濟拉起。但是,這時中國的資源配給機制不是市場經濟體制,而是以市場為基礎的計劃經濟體制——城市、農村雙子星型以市場為基礎的計劃經濟體制(具體見后面論述)??傊?,通過88年的價格闖關和90年代確立市場的基礎地位,引入市場機制,培養市場主體是必要的,但給中國經濟造成的劇烈波動,卻不是市場機制本身能解決的,而是通過計劃經濟在市場基礎上的回歸解決的。計劃經濟在市場基礎上的回歸,意味著改革的結束。

作為中國經濟主導的城市以市場為基礎的計劃經濟,是以土地使用權出讓制度為基礎的,這個制度的根本性錯誤在于,政府把老百姓的地賣給老百姓。所以,這種以市場為基礎的計劃經濟不可持續。所以,改革是有生命期的,但是我們一直堅持用深化改革來解決改革產生的問題,所以,今日的中國經濟已嚴重惡化。

如果當初住宅建設用地使用權的出讓收入全民分紅,其它建設用地使用權的出讓收入用于建設,那么,第一房價不會像現在這么高;第二、房地產業的杠桿率要低得多,銀行貸款的風險極小;第三、房地產商規模要小得多,庫存極小;第四、居民收入有一定保障,消費水平要高得多。第五、經濟不會脫實向虛。一句話,從工業化到城市化都是高質量、高速度而又平穩發展的。但這是革命而不是改革。也就是說,只有把改革替換為社會主義革命,以市場為基礎的計劃經濟才有未來,中國才有希望。

農村改革經驗被歪曲了,國企改革失敗了,引入市場機制沒有形成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反而使計劃經濟在市場基礎上復位。改革成功的原因,在改革之外。

三、前三十年的公有制紅利是改開成功的原因

前三十年,我國在全民所有制和集體所有制兩種產權的基礎上,建成了城市—農村的雙子星型計劃經濟:城市國有經濟為主要主體的計劃經濟和農村集體計劃經濟。通過計劃經濟市場化(即改革開放),中國逐步形成了城市、農村雙子星型以市場為基礎的計劃經濟:兩個以市場為基礎的計劃經濟中,城市以市場為基礎的計劃經濟為主導,農村以市場為基礎的計劃經濟為基礎。前三十年里,前者是中國經濟高效率的基礎,后三十年里,后者是中國經濟高效率的基礎。市場化的公有制是改開成功的原因。

(一)、比較優勢和自主發展優勢的統一

后三十年里,公有制的強大競爭力表現為中國經濟的的強大競爭力。中國經濟的強大競爭力,本質上是以市場為基礎的計劃經濟對市場經濟的優勢,首先表現為比較優勢和自主發展優勢的統一:宏觀上是自主發展優勢,微觀上是比較優勢。兩者又互為基礎,形成宏觀上以比較優勢為基礎的自主發展優勢和微觀上以自主發展優勢為基礎的比較優勢。前者是中國經濟的優勢,后者是絕大多數行業里中國各行業的企業的優勢。由于比較優勢和自主發展優勢的統一,中國在經濟、科技上趕超西方并不困難。

(二)、市場化的公有制對資本主義的優勢

以市場為基礎的計劃經濟對市場經濟的優勢,還表現為中國市場的高效率和中國經濟發展的平穩性。90年代末以后,中國經濟20年高速、平穩發展就是以市場為基礎的計劃經濟體制和機制作用的結果。理由是,市場不但是有邊界的,而且是有結構的,市場結構決定市場邊界,社會整體的存在,是保障市場結構科學、宏觀上有效的前提條件:有社會整體的市場,其邊界就是社會整體管轄的邊界,不僅微觀有效,而且宏觀上也有效;沒有社會整體的市場,微觀交易可以在哪里進行,就在哪里微觀上有效,原則上宏觀上是無效的。在決定中國經濟20年高速、平穩發展的計劃調節機制中,地方政府,根據中央的產業政策和經濟計劃,在央企國家隊的配合下,作為市場主體參與市場資源配置,自主經營城市,自主布局經濟建設,使得地方政府成為計劃體制、機制深入市場的眾多章魚觸手,使得全國的統一計劃調節可以根據各地的市場信號隨時調整,使整個經濟調節即符合市場,又合乎計劃,當然可以保持經濟長期、高速、穩定發展。

這個機制中,地方政府是社會整體的最基本的代表,它與社會個體之間的土地交易,交易對象的是附著在土地和城市上的一般性的資源和財富,它們又代表整個政府體系,所以,地方政府與社會個體之間的土地交易,是政府代表社會整體與社會個體之間進行的基礎性資源交易,是中國經濟中,市場在宏觀上和微觀上都有效的基礎和保障。

地方政府與社會個體之間的土地交易所以能夠發揮功效,還因為形成了雙層結構的房地產市場:政府土地出讓形成土地的一級市場,開發商賣房形成土地的二級市場。政府可以通過調整土地供給調節一級市場來調節二級市場,也可以直接通過金融、稅收和限購等政策手段調節二級市場。無數雙層結構的房地產市場使地方政府成為計劃體制、機制深入市場的眾多章魚觸手。

對比之下,80年代價格闖關,為什么洪水泛濫?可以結合市場預期理論給出合理的解釋:中國是14億人口的大市場,在市場預期不形成共振時,市場宏觀上無法起作用。當市場預期形成共振時,市場預期共振形成的合力足以使價格波動的幅度超出經濟和社會的忍受能力,扭曲原本微觀有效的市場機制,傷害到整個市場經濟體制、經濟本身和社會。80年代價格闖關,僅僅是部分放開,而且有穩定的農村支持,就產生了經濟波動和社會動蕩。90年代落實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生在工業化完成,城市化開始的階段,如果不是計劃經濟回歸,后果不堪設想:如果不能把超發的貨幣存入虛擬經濟的池子,中國經濟是否已經被通貨膨脹毀了?如果不是房地產具有自主發行貨幣的功能,中國經濟是否已經被外資收購了?如果不是市場為基礎的計劃經濟體制和機制,中國可能接收西方產業轉移,卻沒有被外資收購嗎?地方政府,依靠眾多雙層結構的房地產市場,用計劃體制、機制深入市場的眾多章魚觸手,消解了14億人的市場預期共振對經濟基本面的沖擊,才勉強實現了20年的高增長。在這里,人們對經濟走勢的判斷,由對(地方)政府定價基礎上的市場價格信號體系的依賴,取代了14億人單純對市場價格信號的依賴,這是關鍵。當然,(地方)政府定價基礎上的市場價格信號體系上,也會出現蒜你狠、姜你軍和豬肉過山車等現象,這恰恰是(地方)政府定價基礎上的市場價格信號體系缺失造成的,也就是說在這方面不存在政府定價,是完全市場自發定價的。蒜你狠、姜你軍和豬肉過山車等,實際上是市場機制作用導致供需被扭曲:供需對市場信號的反應有一個時間差,14億人的大市場,這個時間差特別大,市場預期共振扭曲價格的幅度也特別大,從而導致農產品價格過山車現象。市場上的壟斷者恰恰利用這個時間差謀取暴利,加大了市場價格的扭曲,延長農產品價格過山車的周期和幅度。而政府對市場的調整,除了逆向操作,比如投放儲備物資或加大政府收購力度外,還利用行政和司法手段對市場壟斷者進行打。最終結束了上一個周期,同時開啟了下一個周期,從蒜你狠、姜你軍、豬元帥到蒜、姜和豬肉跌到地價。這都是信奉市場經濟理論的惡果。這次治理豬元帥過程中,我們強調扶植規?;B殖,結果將是豬肉供應領域,壟斷勢力加快形成,豬肉價格將長期在高價格的區間里波動,而且這個區間的底部,每次周期過后都有提高。

自英國工業化開始,西方為維持本國市場對殖民地市場的技術優勢,自身實行大政府,對工商業提供公共服務,比如公路、鐵路等基礎設施、海軍等,同時要求殖民地市場小政府、大社會。這個鐵律適用于英國對印度和清朝的商業要求,沿用至中國入世協議。

當今世界,中美兩國是世界上計劃經濟色彩最濃的國家。美國要求中國改革,把國有經濟從29%降到10%,想打掉的明著是中國制造2025,背后卻是以市場為基礎的計劃經濟。

同比較優勢和自主發展優勢相統一一樣,市場化的公有制對資本主義的優勢,也是后三十年GDP高速發展的原因。

四、改革已經結束,開放即將落幕。

兩極格局下,美蘇曾經各自提出了世界秩序方案。經過10年的討價還價,1958年毛澤東拒絕了赫魯曉夫聯合艦隊的提議,也就拒絕了蘇聯版的世界秩序方案。尼克松訪華帶來了美國版的世界秩序方案。毛澤東沒來得及平衡蘇美兩版世界秩序方案,甚至沒有跟美國討價還價就去世了。所以,改革開放的總體構想是毛澤東確定的,改革開放是在西方經濟體系的框架下由其他領導人實施具體方案的。改革就是計劃經濟市場化,開放就是計劃經濟融入歐美經濟體系。改革開放,就是通過計劃經濟市場化,讓中國經濟在歐美領導的世界市場經濟體系中,保持市場化的公有制對資本主義的優勢、以市場為基礎的計劃經濟對市場經濟的優勢和比較優勢與自主發展優勢相統一的優勢,發現社會主義,實現民族復興,推動世界向社會主義轉型。

從改革的角度看,世紀之交,當計劃經濟在市場基礎上回歸,改革就已經結束。作為改革的成果,我們的產業集群已經達到最大值而沒有,也不可能掌握頂級貨幣權力;科技不斷升級,已經沖垮美元體系,卻不可能獲得頂級貨幣權力。所以,改革的任務已經完成。

從開放的角度看,改革已經結束。美國的強大,經濟上可以歸結為:產權上,美國握有知識產權上的頂級權力,貨幣上美國握有美元這一世界貨幣。兩者相互支持。中國的發展正在篡奪美國的知識產權頂級權力,甚至已經導致美元體系垮臺。美元體系垮臺的過程開始,意味著改革開放的外部條件不存在了。

今天中國對外開放的渴求,實際上是沒有貨幣主權的產物。我們常說,開放倒逼改革,既然,90年代末,當計劃經濟在市場基礎上回歸,改革就已經結束,只是開放還繼續著,那么,開放倒逼的不是改革,而是借改革之名的不良企圖和與之對抗、博弈和妥協產生的方案。這種方案還打著改革的旗號。

其實,從入世開始,西方就一直用世貿協議來框架中國改革,意圖殺死中國。入世協議沒有殺死中國,是因為出乎所有人以外,中國計劃經濟在市場基礎上復活,突破了西方的知識產權陷阱,實現了技術登頂,同時中國沒有如期開放金融。次貸危機后不久,美國就用世界銀行報告來喊停中國改革,近年來,美國則用貿易戰叫停了中國的自主改革,強行用自殺式改革來取代中國自主的改革?,F在的改革和開放,是對美國干預的應對、適應、對抗、博弈和試圖反制。

美元體系正在崩塌,作為中國改革開放宿主的美國秩序正在終結。美元與中國經濟脫鉤是美元死亡的前提,而中國的單邊開放是美元體系的重要基石,我們應該現在就終結單邊開放,否則,我們只能被牽著鼻子改革,離獨立自主越來越遠。

毛澤東與美國博弈產生的世界格局結束了,輪到中國規劃世界了。他去世的早了,改革開放的困難就大了。

[1]《于中寧:中國經濟70年發展的兩組令人震驚的數據》,察網。

[2] 《劉鶴: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財政新時代。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zorybux.com/theory/202005/576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