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東宏:美聯儲瘋狂印鈔,為什么跌的不是美元而是人民幣?

人民幣在領導各國貨幣給美元墊底、托底。人民幣國際化是美元霸權的表現形式和組成部分。

【本文為作者李東宏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再次狂跌,近日,離岸人民幣曾達到7.17以上,總體趨勢仍在貶值。美元是“放水”貨幣,美聯儲無限印鈔,為什么美元不跌人民幣跌?今日頭條上有文章認為,這是供求關系決定的:貨幣的升值或者貶值取決于貨幣的供求關系。當貨幣供應量超過需求量時貨幣貶值,反之則升值。文章還列舉了兩個具體原因:首先、全球經濟形勢動蕩,美元指數飆升,導致大量風險資產被出售,并轉換為美元。其次、美聯儲放水,直接導致所有國家的美元儲備貶值。

上面的解釋真地膚淺可笑!

一、人民幣在領導各國貨幣給美元墊底、托底

按照央行公布的資產負債表,到2005年,我國基礎貨幣的發行依據全部變成了外匯,到2015年初,依據外匯儲備發行的基礎貨幣已經高達27萬億。2016 年央行開始發鈔購入銀行債券,將增發貨幣交給銀行,用于國內建設,但最近一年多來,又停止了該項操作。人民幣根據順差發行,意味著美聯儲印錢就可以購買中國商品和到中國投資,印多少,中國都接受。許多國家采取了與我國同樣的措施。這樣看來,美聯儲超發貨幣,主要流向國外及其國內虛擬經濟,沒有稀釋本國居民手中的美元,稀釋的是他國的美元儲備,而美元繼續超發的預期不會對美元匯率造成不利影響,卻會給其它貨幣造成繼續貶值的壓力,兩者綜合起來就是,美聯儲超發貨幣,美元不跌甚至升值,而其它貨幣則貶值。

美元強大的根基,不是什么石油美元,而是因為綁定了世界各國的美元儲備。世界各國他國為使自己的美元儲備保值,不是采取去美元儲備這種能造成美元貶值的措施,而是拋售風險資產,追捧美元。由于各國甘心為美元超發墊底、托底,美元繼續超發就不再是預期,而成為必然,甚至越超發,美元越值錢,于是美元超發會綿綿不絕。

美元作為世界貨幣,在定價(不合理的超低價)他國商品的同時,也定價他國的貨幣,同理,美國在打壓他國貨幣的同時,也打壓他國出口商品的價格。各國出于保持必要美元儲備量的考量,則主動配合這種打壓,在對美出口中,主動降低價格,從而使美國國內的消費品價格隨著美元超發反而降低,而物價穩定會促使美聯儲發動第二波貨幣超發,以便印錢炒作股市、房市、債市、期市等虛擬經濟,方法是第二波做強美元指數。能使美國消費品價格上升的僅僅是疫情對美國經濟尤其是虛擬經濟的危害,這個因素導致美國消費品指數升高和虛擬經濟崩塌。有人認為美元超發會加快制造業外移,但是,美國把從事虛擬經濟的部分增收計入各行各業的GDP,數據依然可以靚麗,足以欺騙各國貨幣給美元墊底、托底。

綜上所述,美元超發稀釋的是他國的美元儲備,降低了他國的輸美商品價格,打擊的是他國經濟,美國則可以印錢炒作股市、房市、債市、期市,實現經濟增長。其他國家則給美元墊底、托底。其中,最主要的是中國,31000億外匯儲備,占世界外匯儲備的27%,是世界各國給美元墊底、托底的領導者。只要中國反對去美元,任何試圖去美元的國家或者國際聯盟,都會被中美國打得粉身碎骨。中國這樣做,還是依照自己國內的法律。

二、人民幣國際化是美元霸權的表現形式和組成部分

天下苦美元和美國久矣!許多國家做出了去美元的嘗試,但是,因為美元通過綁定世界各國的美元儲備,綁定了世界各國的商品和貨幣,進而綁定了世界各國的經濟,這些努力都是失敗的。美元儲備是美元捆綁世界經濟的抓手,不去美元儲備,就不可能去美元。而且只要中國不去美元,世界去美元就不可能成功。

然而,人民幣國際化是一種不去美元儲備的去美元,嚴格說來不是去美元,而是美元霸權的組成部分。人民幣國際化是美元代幣券的國際化,因此,人民幣國際化走的越遠,美元就越強大。同時人民幣國際化和美元霸權濫用是對應的,兩者相伴而生,是貨幣的癌癥化,原則上,都是作死,因為世界貨幣只能由世界央行統一發行,人民銀行和美聯儲無權僭越。人民幣、美元,還有其他貨幣的國際化,使這種僭越獲得了普遍性,從而使美元霸權獲得適宜的生存背景。在這種背景下,人民幣與美元爭奪市場份額,甚至爭奪貨幣霸權,方向上是錯誤的,本質上是黑吃黑--美元是世界貨幣的僭越者,人民幣要僭越美元,理論上沒有成功的可能性,而且會成為世界去中國產能的抓手。

人民幣國際化將成為世界去中國產能的抓手的理由是:現代社會,產權和貨幣是人類社會分配資源和利益的兩大工具。產權是資源分配的使用價值形式,通過咬定使用價值咬定商品來分配資源和利益。貨幣是資源分配的價值形式,通過咬定價值咬定商品來分配資源和利益。通過交易,商品和貨幣通過使用價值和價值勾連,形成反向運動,不僅分配了資源,而且形成了商品和貨幣的循環,進而構成一個完整的經濟循環?,F在,美元已經掌握了全世界的貨幣循環,而中國不過是最重要生產中心或者說產權中心,通過貨幣循環改變產權局部--某個產權中心,給它去產能是可行的,方法是:美元超發導致世界金融市場持續動蕩,人民幣匯率劇烈波動和中國外匯儲備價值和金額雙雙減少,國內房價高企,勞動力成本高升,私企和外企逃離中國。這樣做需要一定技巧,但可以做到,因為用價值消解使用價值,用貨幣消解產權,是居高臨下,有勢如破竹之勢。內外勾結則事半功倍。

中美拔河,關鍵在于美國股市與中國樓市兩大泡沫堅固性的對決。美國一直在通過做空中國股市等來引發中國樓市坍塌,中國則一直通過優質公司去美國上市等來支援美國做大美國股市,并放任美國通過做空中國概念股等措施來做空中國股市。美國股市坍塌后可以復蘇幾次,中國樓市一旦狂跌中國經濟立馬被外國收割。時間在等中國樓市和經濟倒下。

三、去美元的正確道路

去美元需要:國內,堅持人民性,科學發行人民幣;國際,堅持民主和平等原則,組建世界的央行統一發行世界貨幣。

既然各國貨幣都是美元的代幣券,世界貨幣就應該以代美元券的形式出現,通過代美元券實現美元與世界貨幣的強制脫鉤,把美元從世界貨幣還原為單純的美國貨幣。具體做法是這樣的:成立美元債權國組織,由該組織按各國持有美元儲備的比例,向成員國發放代美元券。代美元券在成員國之間取代美元作為各成員國之間的世界貨幣。美元仍然在成員國對美國和其它非美元債權國組織成員國的貿易中使用。允許包括美國在內的非成員國,用美元按市場價兌換代美元券。隨著美元債權國組織內部交易擴大,美元在儲備貨幣和結算貨幣中的份額就會萎縮。

這里有一個問題,代美元券是外幣,不能在中國流通,而且人民幣和代美元券之間的關系,還需要美元來連接,那么,如何打通人民幣和代美元券的關系,同時在全世界去美元呢?建議發行特種人民幣:

發行特種人民幣,以特種人民幣計價并結算醫療物資等商品的出口。進口國政府擔保特種人民幣持有人可以以不低于今天的人民幣兌美元的協議比價,向該國央行兌換美元,另外,特種人民幣禁止在國內流通,但可以向國內銀行自由兌換人民幣,但比價必須是:1:1。央行收購特種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

這樣做的好處:第一、抵御美國打高美元指數,逼人民幣貶值的壓力。第二、助推人民幣國際化,表現為直接增加人民幣的結算和儲備比例。第三、助推代美元券取代美元:首先,使人民幣變得強勢,本身就壓縮美元在儲備貨幣和結算貨幣中的份額:其次,成員國的企業等,可以由其央行、國有銀行擔保,向中國申請特種人民幣貸款,買中國貨。成員國的企業,可以用人民幣、特種人民幣或者代美元券償還中國貸款。所有成員國都可以用特種人民幣搭建起代美元券與本幣的關系,而特種人民幣是中國的本幣,其它成員國的外幣。因此,特種人民幣的擴張和債權國券的擴張,相互助推,加快債權國券取代美元世界貨幣地位的進程。

當然去美元的關鍵還是國內人民幣的科學發行。人民幣科學發行最簡單的方式是按人頭分錢:假設前一年經濟增長率為10%,那么今年可以每人發5000元。這不會拖累經濟增長,還會帶動消費。其依據為,經濟增長抽象地表現為價值的增長,進而表現為貨幣的增發。增發的貨幣當然應當平均分配。增發的貨幣還會在流通中被產權系統按照產權結構進行二次分配,表現為不同生產生產要素的增值減值。如果今年的經濟增長率為5%,那么相應的,按人頭分錢就減少;如果今年的經濟增長率為20%,按人頭分錢就增加。人民幣科學發行最可行的方式是國企分紅、住宅用地出讓收入分紅和房產稅分紅,因為貨幣產生于社會整體與社會個體的交易,這個交易主要發生于自然資源的出讓以及國家進行的社會個體之間的二次分配。不用擔心其科學性,比如土地出讓收入,住宅用地的全民分紅,其它用地的搞建設。這類似于史正富所說的功能貨幣的發行。

人民銀行只要堅持人民性,就能辦成全世界央行的楷模,而偏離人民性,就辦不成像樣的央行。沒必要與世界接軌,堅持人民性,就可以讓世界與人民銀行接軌,因為我們是人民的銀行。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zorybux.com/politics/202006/58178.html